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长得俊】理智与情感01

白日梦姐妹花:

《傲慢与偏爱》的脸俊番外。不知道单独看有没有问题。建议还是看一下前文。→点此开启前文


名字叫理智与情感,其实既没理智也无情感,只撒糖只有糖随便看,到底有多长就随缘。如果你们给我点小心心给我评论的话那我就每天请你们看林先生和小尤博士撒糖。


强制爱再等等……我真的不行TT。


本轮出场:陈立农,董又霖,陆定昊。




01.


林先生最近很不开心。


他的爱人尤长靖哲学博士已经念到了最后一年。林家这一年和董家合伙进军了娱乐产业。国内的事情忙的他头昏眼花根本抽不开身,远在英国那厢的尤长靖却同他玩起了失联——打电话的时候,他和尤长靖说想他,尤长靖就和他讲恩格斯的家庭起源;他说你什么时候回家,尤长靖就说,康德老人家说过了,感情的事情要先放一放;他问那你到底是爱康德还是爱我,电话那头毫不犹豫说是康德,而后啪一下挂了电话。


就好像三年前他们领的其实是一张假证一样。


 


林先生的工作其实很忙,他职位又太高,责任很重大,就不得不经常有一些人设——高贵冷漠一类。联系不到尤长靖的时候,倘或有外人在场,那他姑且还能维持几秒钟的冷静,不过是一句话不说,冷冷地瞪面前的项目主管——他其实面貌虽凶,教养却极好,所以并不会真的砸策划案之类,不过是用目光杀人罢了,“拿回去,重做”就把人家小姑娘给赶走了。


下一秒他眼看着办公室的门被小姑娘怯生生地关上,就又拿起了电话,开始恶狠狠地按一个永远会有人接听的号码,“喂,有事吗?”对方的声音一响起来他就开始告诉自己要冷静,下一秒却还是抱怨:“尤长靖是怎么了,疯了吗?”


陆定昊,永远不觉得林彦俊和尤长靖的爱情故事多么动人也永远不会对林彦俊好好说话。多半每天向上帝祈祷林尤不合的他一定在对面幸灾乐祸地翻白眼。


“疯了就疯了,哪个写博士论文的人不疯的啊。”


“他挂你电话就很正常啊,博士论文和男朋友,换你你选哪个。”


“拜托,你们男人不要这么自以为是好不好。我们当然是不稀罕男朋友——博士学位拿到了就是我的,男朋友随时可以再找的好不好。”


“放心,死不了,宿舍的窗户那么小,他就是想跳体型也不允许啊。”


“怎么,还不准我说他胖啊。”


那头的陆定昊冷笑一声,“那么痴情的林先生,请问等你赶到英国发现尤长靖胖了二十斤,你还能坚持你那颗痴情的心不变吗?”


林彦俊就顿了顿,他终于在陆定昊连续不断的轰炸点中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他说:“其实我喜欢他那年,他得有一百八十斤。”


“所以相对而言二十斤……不行我感觉我还是得来趟牛津。”


 


02.


林彦俊第一次遇见尤长靖应该是在他十二岁的夏天。


可惜尤长靖忘记了。


以至于后来无数次林先生试图和他去怀想一段少年时光的时候,尤长靖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还是隔壁那个娇滴滴的董家小姑娘——那时候本来气氛一般都很好,比如说坐在别墅的落地窗前,远处明灭的灯火,昏黄的灯光照出两个依偎的人影,就……很适合告白。林先生寻找了半天浪漫的情调、组织了好久动人的话语,结果你一问尤长靖,还记得十二年前梧桐湾的林——对方就眼睛亮亮想起什么了似的指着他说“董又霖。”


“我猜到啦。”尤长靖一脸得意,“她好漂亮的。我觉得,整个梧桐湾最漂亮的小姑娘就是她。”


那林先生还能说什么呢,林先生只能把到嘴的话收回去,在好多天以后林董两家合作,与那个其实是男生的董又霖董少爷见面时,在握手的功夫里格外用力地公报私仇。第二天看见报纸上登出“林董两家疑联姻”,也懒洋洋地不去纠正了。


“联姻”本来就是一个模糊的用法,林少爷娶董小姐叫联姻,林董两家合作进军文化产业,也可以叫联姻。他那时候存心不说,无非就是想气气尤长靖罢了。


可是真看到对方开始胡思乱想因为那两个字而整日的不快乐,他就又开始揪心。林先生本人嘴硬,也很擅长装模作样,他面上纹丝不动,看着对方笑嘻嘻地给他煮咖啡,背过身去的时候却总显得有一丝萧瑟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很慌张了。


他天不怕地不怕,但其实很怕尤长靖。


当然不是真的畏惧,就是担心,他那时候自诩自己很了解尤长靖,知道他在大大咧咧的背后那颗格外纤细敏感的心,也知道他的坚定与坚强。所以凭这一个背影,他就知道尤长靖是真的难过。


可是林先生对尤长靖其实很骄傲,他知道尤长靖是了不起的,就像林先生相信自己和尤长靖的感情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在那个瞬间一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林先生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因为他觉得,以他对尤长靖的了解,聪明坚强如尤长靖,不会被“联姻”两个字轻松打垮。


所以一定有什么,是他疏忽了的忘记了的不知道的。


 


第二天他就在公司遇到了一个他想到也没想到的人——陈立农,他的小表弟,端正地坐在会客室的沙发,小男孩最近长个子,两条腿拘谨的缩着看起来有点无处安放,见到他时就笑弯了眼,“我最近有认识到一个人这样。很巧哦,他的名字叫尤长靖。”


“你爸妈又不给你零花钱了是不是?”林彦俊便一下猜透了来意,他说行吧陈立农我服了你了你开价吧。


“其实我没想要钱的诶。我真的蛮喜欢他。”小少年耸耸肩笑得不怀好意。


““你这样讲是找死吗?我不会有情敌的。”


林先生就瞪他,林先生说,我知道你想创业你在计算机上面也确实有天赋,你没钱我给你投资你爸妈不支持我帮你说服,我只有一个条件——“陪陪他,最好打听一下他最近在想什么。”


小少年一口答应,志得意满。他蹦蹦跳跳地要出会客室又被林彦俊叫回来。


“等等。”林先生在说话的瞬间就改了主意,“算了也不用打听了,就陪陪他。”


他想他俩的问题还得他俩亲自解决。他不信陈立农真能打听到什么——也不想陈立农真打听到什么呢。


不然免不了聊星星聊月亮谈人生谈理想,万一……没有万一,他的尤长靖只有他能读懂,也只该他能读懂。


 


03.


所以林先生听到陆定昊说尤长靖胖了二十斤终于忍无可忍把手里的事情全部丢掉跑到英国,其实也无非是上述的理由。


他了解尤长靖,知道他爱吃又贪吃,但又知道他清醒且克制。千辛万苦减了肥又胖起来的人,不会无缘无故。再加上对方最近都不接他电话——林先生虽然不爱说话,但一着急就会胡思乱想,所以他觉得,尤长靖最近的情绪一定不好,最近肯定又不快乐。


他相比说话其实更倾向于直接做事,所以第二天就出现在尤长靖的宿舍门外——博士在读尤长靖依旧是不接电话不开门,到他已经恨到要哐哐哐砸门的时候才睡眼惺忪地踱出来,开门张着嘴就想要骂脏话,及见到是他,话没有脱口而出,嘴却合不拢了,傻乎乎盯着林先生看。


对门的小姑娘探出脑袋紧张地问他:Azora,发生了什么?这个男人是谁,他看起来来者不善。


尤长靖又揉揉眼睛,不相信似的看了一下眼前人,嘴巴里缓慢的蹦出几个词。


“He is my husband……maybe.”


林彦俊就摸摸尤长靖的脑袋教导他,要把所有“maybe”“好像”“也许”都通通删掉。做人做事都要坚定一点。


尤长靖就笑了,和那个有金色头发的小姑娘一字一句认认真真重新介绍:“这是Evan,Evan Lin,我先生,我和你常常提起他。”


 


04.


尤长靖的单人宿舍不大,目测二十平至多,一米二的床,书桌、衣柜,余下的地方塞一个巨大的书架,一摞又一摞的书,从地底堆到天花板。他不怎么爱收拾,衣服和书还有没拆封的零食在地上摊成一片,林先生就一路捡一路走,亲手给自己开辟道路。


从尤长靖刚来英国开始,林先生就撺掇他在牛津要有看中的房子就买下来,现下住的方便,以后有空也还能回来怀旧一下。尤长靖也没说答应也没不答应,支支吾吾到今天也没看中——“没看中”,就是不愿意。他开头还在外面租房子,这一年终于申请到了学校的宿舍,得意洋洋和林先生炫耀自己的运气,说住在学院里,天然有书卷气和神灵保佑,写论文也比往日多几分灵感。


林先生这是第一次来这个尤长靖靠运气得来的宿舍,起先他皱着眉头嫌这嫌那,尤其嫌逼仄,放眼看到的全是英语、德语、拉丁语的大部头书籍,一叠又一叠的笔记和书稿,厚厚的窗帘挡着光,拉开来外面是挡住了全部视线的楼房一隅。他觉得这地方可能会把活蹦乱跳的尤长靖给憋坏了。


但到了晚上他就明白了小也有小的好处,一米二的小床,将将塞下两个人,他手一捞,几乎不费力气地,尤长靖就到了他怀里。


其实林先生真的不太会说话,或者说他平时是很擅长一语中的、咄咄逼人的,但在尤长靖面前,他就总觉得,自己应该好好酝酿、好好准备,连情话都要给他最好的——这大概是处女座理科生林彦俊的毛病,可是情话这个东西,脱口而出才浪漫,苦思冥想……就怪笨拙了。


他沉默地看尤长靖,看了半天也还没说出一句话,缩在他怀里的小尤博士就和他聊家常,说你怎么来啦,你忙我也忙,就一年我们就又在一块儿了,不用很着急。


林先生也不承认也不反驳,伸手就去捏尤长靖的肚子,对方反应慢半拍地去挡,没拦住。林先生声音低低地笑了。


“真的有胖。”


“你很烦诶。”长靖就在他怀里恶狠狠地抗议,“我高考那年也胖了,之后就会瘦的。你不准嫌我。”


林先生心里想,当然不嫌,几年前尤长靖一点点瘦下来的时候,他也跟着一点点心疼,他觉得胖点没什么,肉乎乎就很可爱,也很好摸……再胖一点,就算胖回去了也没什么,那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长靖有多好,小尤博士就只属于他了。


他担心的另有其事:“你最近压力很大?”


“就还好。”怀里的人不承认。


他便伸手揉对方毛茸茸的头发,声音低却不容置疑,“那就是压力大了。”


“没关系。”他说,“我在。”




-TBC-


CR.姐妹花的芽芽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祝芽芽期中考物理不会炸-



评论
热度 ( 7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