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长得俊】笨蛋

奶盐苏打泡:

【长得俊】笨蛋




*前篇 晕眩 的后续(先主页自助一下,后会补上链接)
*见家长/小情侣的初次纯情几句话车
*这是最后一次写这么温馨的车 我快忍不住
*勿上升x3
*blx 经不起批评 如果你杠我 那我杠到底

*4.4生贺 祝我的凡凡 @はじまりのうた☪ 生日快乐






自打林彦俊成功追到尤长靖以后,两人只要在学校就是在一起,跟连体婴似的。林彦俊也就基本不再去跟那些纨绔子弟打交道了。


在学校的时候安分守己,一下课就跑去一班后门默默瞅着被拖堂的尤长靖,等他下课。放学了以后就乖乖的送他回家,送他去上声乐课,接他下课,然后自己再回家。

这样规律的日子过了大概有三个月,长此以往久了,大家看他们俩的目光也变了变。


从起初的好奇和震惊,慢慢转为习惯,然后最近又变成八卦的眼神,甚至有些女生还会偷偷拿出手机用摄像头对准他们。


不过老师们倒是常常用欣慰的眼神看着站在他旁边的林彦俊,而且有一次林彦俊的班主任把他叫到办公室好好感谢了他一番。

毕竟还是高中生,年少轻狂但是也害怕家长。
尤长靖尤其。 




如果他们在学校里太过明目张胆,被传到校领导那里,再把家长叫来,那么事态就太严重了。

林彦俊表示无所谓,尤长靖也猜到了,以林彦俊的性格是肯定不会躲躲藏藏的,他也懒得跟家里煞有介事的开诚布公。只想着一切顺其自然,如果被知道了就知道了。

但是尤长靖不一样。虽然父母常年都在国外,思想还比较开放,而且对自己管的没有那么严,很少挨批评。


但是如果和男生早恋这件事被知道了,那就不是自己被骂一顿这么简单的了。

所以在同桌大着胆子,肩负着全班同学的八卦之心问尤长靖“你和林彦俊是不是在谈恋爱?”的时候,尤长靖坚定的摇了摇头,并且十分认真的忽悠道:“我们就是一起探讨学习,是纯友谊。”

得到这个答案大家似乎觉得理所当然但不少人也有些失望,不过也都无奈的继续做自己的事了。


这节课下课很蹊跷的是林彦俊没有过来找他,尤长靖他们班又拖堂了,所以他赶紧给林彦俊发了条微信。

“我们拖堂了,你怎么没过来?”

与以往的秒回不同,这次等到了下一节课的老师都站在班门口了还没有收到林彦俊的回复。
尤长靖又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确实没有新消息以后,心想,可能是睡着了吧,下节课再不来的话就去找他。 





好在,下节课下课铃刚响,林彦俊就出现在他教室的后门了。


尤长靖的嘴角不可控的扬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脚步轻快的走向他。

“你上节课怎么没有来哦?”尤长靖眨了眨眼睛。
“有事情。”林彦俊不急不缓的说道。


跟林彦俊在一起了三个多月了,尤长靖已经多少能看出林彦俊同一个面瘫表情下隐藏的真实情绪了。所以此时虽然林彦俊还是那副有点凶的样子,但是尤长靖看得出来他有在不高兴。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他关切的看着林彦俊的眼睛,却也没看出什么。


“没事,我爸叫你今晚去我们家吃个饭。”林彦俊看着尤长靖这个样子终于笑了,不过也只是唇角勾起了一点点,用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


“嗯。”尤长靖看他笑了,说什么都应了。

“什么?!”等尤长靖反应过来,他才想到对方刚才用“我早上吃了个包子”的语气讲出了多么可怕的一句话:“你爸叫我去吃饭?!”


林彦俊似乎料到了他这个反应,调笑道:“嗯,怎么?怕了吗,敢谈不敢认?”


尤长靖瞪了他一眼以后又摇了摇头:“不是这个,我只是觉得……是不是太早了点,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不逗你了。”林彦俊做手势打断了他:“他不知道我们的事,只是听校长最近频繁说你给我起了带头作用,自从跟你在一起以后就不违规违纪了,我爸听了高兴,非要请你吃饭。”

“原来是这样。”尤长靖抚摸着自己差点被林彦俊吓出心脏病的小心脏,又想起来礼节方面的事情,又紧张起来:“那我要不要准备点什么?”


“不用带什么的,人去就好了。”林彦俊看上去心情好了很多,酒窝都慢慢冒出了头。


“那怎么行,这是礼貌诶。”尤长靖脸上浮现出一丝害羞:“而且这是第一次见你家人,当然要准备一下。”

林彦俊被尤长靖说的心头一暖,强忍住了在班门口把人抱到怀里亲吻的冲动,只是掐了掐他的脸:“别搞这么隆重,一会在校门口买点水果去就行了,听话。”
尤长靖也不唱反调,马上点了点头:“那我放学等你哦。”



虽然尤长靖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自我感觉充足的心理建设,但是走到林彦俊家门口的时候,拎着水果的手还是不自觉的抖了抖。


“害怕了?”不知道是因为林彦俊太了解尤长靖,还是他察觉到的,总之他停下脚步问他:“要不要我牵着你进去?”


尤长靖老是被林彦俊总在不经意间的打趣弄的哭笑不得:“不用啦,我没有在怕的,就是有点紧张。”

说实话尤长靖似乎对林彦俊的家里毫无概念,因为林彦俊很少跟他会提家里的事,也很少说到家人。只是偶尔提到他妹妹的次数比较多。


若不是亲眼看到,他差点就要以为他们家庭不和了。

林彦俊打开家门以后,尤长靖首先闻到的是饭菜香,是家里面的味道的那种香味。


“我回来啊。”林彦俊带着尤长靖进了门以后,用家乡话说了句我回来了,随手就把书包丢在了沙发上。


“回来啦?”听到林彦俊的声音,林妈妈林爸爸一起从厨房出来了。


“叔叔阿姨好。”尤长靖甜甜一笑,顺便鞠了浅浅的躬:“时间比较仓促所以我就在校门口买了水果给你们,下次来一定给你们带礼物。”


林彦俊爸妈都很热情的招呼尤长靖,又是拿拖鞋又是接水果的。尤其是林妈妈看到尤长靖都笑出花来了,就差挽着尤长靖的手请他坐了:“长靖啊,下次也不许带东西来,你才念高中,阿姨怎么好意思收你的礼物。”

说着林妈妈看了林彦俊一眼,又对尤长靖说:“彦俊脾气不好,他能有你这么个上进又懂事的朋友是他运气好,你平时不生他气就算好的了。阿姨就不用别的礼物了,你在学校替阿姨看着他就行。”


“妈!”林彦俊实在听不下去,才打断了妈妈的话:“你怎麽在讲普直话?”(你怎么在说普通话)林妈妈一副觉得林彦俊很不懂事的样子:“当然要照顾你朋友啊。”

其实尤长靖也很少见到林彦俊这么吃瘪的样子,因为在他面前林彦俊向来都是话锋更胜一筹,没想到他却意外是个对妈妈很乖巧的小孩。


“没事啦阿姨。其实林彦俊他现在在学校里已经很听话了,而且他脾气其实蛮好的。”尤长靖说着听上去客套,实则十分真实的反馈。


眼看林妈妈还要聊,林爸爸赶紧喊了停:“诶诶,来先吃饭吧,一会儿凉了。”

尤长靖的爸妈常年不在身边,可以说是“留守儿童”一枚,已经很久没有在除了家常菜馆吃到家里的饭菜了。
所以当他把第一口饭送到嘴里的时候他差点觉得好吃的要落泪了。林彦俊又一个劲的往他碗里夹肉,尤长靖的幸福指数一下就upup了。于是开始发射了嘴甜技能:“阿姨!你做饭好好吃哦!”


可能是尤长靖吃的样子太香,说的语气又太诚实,搞得林妈妈都有些不好意思:“好吃就多吃点!”
尤长靖津津有味的点着头,刚开始来的那点拘束也丢到脑后了。


就在他以为这顿饭要融洽到跟他们家人吃成一家人的时候,林爸爸突然在给尤长靖碗里夹了菜以后问他:“诶,小尤啊,你跟彦俊怎么熟起来的啊?”


尤长靖捏着筷子的手一顿,处变不惊道:“就……在我们校园音乐节认识的,以歌会友!”


林爸爸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问:“他这么差的性格你也能忍?”


“爸!”林彦俊的头上冒出了点火焰。

尤长靖其实心里已经笑到人仰马翻了,但是表面上不仅要憋笑,还要打圆场:“其实没有啦,他其实蛮温柔的。”


很显然林爸爸林妈妈听到尤长靖用温柔形容自己儿子的时候都被惊讶到了,但是也没再说什么。


很多年后,尤长靖才知道当时林爸林妈事后跟林彦俊聊过,他们要林彦俊一定要珍惜尤长靖这个朋友。
因为他察觉到了你的温柔。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吃饭以后尤长靖想说帮林妈妈洗碗,却被林彦俊提醒了他们家有洗碗机,想给林爸爸削个水果,又被林彦俊告知他爸马上要出去了。

“那我现在要干嘛!”尤长靖总觉得在人家家里吃完了白饭就走感觉不太好,总要做点什么。


“你干脆今天住我家好了。”林彦俊突然没头脑的说,尤长靖一愣,再次佩服了林彦俊跳跃的思维:“我没有带换洗的衣服啊,而且会不会太打扰了?”


“完全不会。”林彦俊斩钉截铁地说:“我爸出差去了,我妈一会儿就上去睡觉了,我妹住学校宿舍,能打扰谁。”


尤长靖被他噎了一下,觉得好像也有道理,自己回家也没有事做,而且谈恋爱这么久了他都还没去过林彦俊房间,也有点好奇。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参观个屁。

尤长靖被林彦俊压在床上,脑内滚过这句弹幕。


爸爸出差了,妈妈睡着了,妹妹不在家,可不是他林彦俊为所欲为的时间吗。
尤长靖居然还乖乖的上了套,还美滋滋的幻想参观他的房间。

呵,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你不也是男人?“听到他这么说的林彦俊一边摸到尤长靖也灼热起来的下。身一边冲他挑了挑眉。 




“你闭嘴啦……”尤长靖发现自己身口不一被林彦俊发现,一时有些羞怯。


林彦俊的手上似乎带着火星,一点点点燃了尤长靖身上的每一处。
看着他的皮肤渐渐由雪白泛起粉红。

一切都像林彦俊想象的一样,顺其自然。


渐渐的尤长靖就忘记了这是在林彦俊的家里,也是他们的初次。
他们是如此的契合,仿佛上辈子就纠缠在一起互相给予过的爱人。


他是他的白马王子,他是他的天使。



“你白天到底在生什么气啊?”

几番隐忍的喘息过后,尤长靖胳膊也懒得抬起来,却低低的问林彦俊。

林彦俊闻声一愣,一瞬间醋意憋屈暖意又全都涌上心口。他把脸又往尤长靖颈窝里埋了埋。

“是我自己闹别扭,以为你不想承认跟我在一起。”
就在尤长靖快要睡着了的时候,林彦俊终于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


尤长靖舒展了笑容,伸手搭在林彦俊的后脑勺的软发上。

“笨蛋。”







Fin









林彦俊从前从来没有在care上下课铃声的。
自从和尤长靖在一起以后,他人生初次体会到了普通学生对于下课铃声的那种渴望。

“8哥,尤长靖说你们俩没有在一起诶,看来是我之前误会你们了。”

如果没有收到这条微信的话,林彦俊此时应该已经到一班门口了。

“什么?”林彦俊回了过去。
对方是一班的男生,也是林彦俊狐朋狗友纨绔子弟里的一员。

“他亲口说的啊。”男生回到。
“我们怂恿他同桌问的。之前看你们俩走那么近我还以为有情况呢,看来是我想多了哈。”


所以尤长靖这是单方面否认了他们的关系吗。
林彦俊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名火。


虽然尤长靖也跟他说过了,他们的关系暂时不可以公开,但是在知道他真的否认了的时候林彦俊还是难受了。


但是他知道自己也没办法去怪尤长靖,毕竟他也有他的苦衷。


于是他就憋着,暗自郁闷了一节课。
课间也没去找尤长靖,微信也没回。


喜欢终究是喜欢他,闹别扭也不过一时。


林彦俊抵不过想见尤长靖的念头,于是掐着表,踩着下课铃出了班门。

本来看到尤长靖若无其事的样子他还有些生气,但尤长靖突然一凑近问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的时候,林彦俊突然就放下了。
心头最后一丝委屈也烟消云散。

他不是一个外向的人,更不自来熟,也不喜欢对不熟的人表露自己的感情。


可是尤长靖已经可以轻易看穿他的情绪了,那自己还何苦去纠结名分这件事。

突然想通了以后,林彦俊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对与见到尤长靖的喜悦,冲他笑了,还摸了摸他的头。

“没事,我爸叫你今晚去我们家吃饭。”







End.




(大概又是细腻文学了……很多感情上的东西没有写出来,希望大家自己能揣摩吧)

评论
热度 ( 10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