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水星记

来自星星的柚子:

*(林彦俊×尤长靖)


*现背/he/记终场演唱会后/0.8w 完结



*“在天文学中,逃逸速度表示物体逃脱星球引力的速度,水星的逃逸速度是4.435km/s,但这并不意味着逃离,我愿意,也希望你吸引我轨迹。”







壹 「吸引」




  尤长靖从舞台边跳下来的时候没站稳,一头撞上了王子异的后背。林彦俊回过头来找他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缺氧得眼冒金星,勉强靠在后台入口的一根柱子上才慢慢恢复了正常的呼吸。


  “你怎么回事啊?头疼还没好是不是?”


  林彦俊伸出手贴着尤长靖的脸,被他现在的样子吓得够呛,想要把他扶进休息室却又不敢冒冒失失地拉他乱动。尤长靖伸出手摇了摇示意自己没事,结果下一秒整个人都腾了空,林彦俊很轻松地把他横抱在怀里,稳稳地托住他的背和腿弯。


  尤长靖挣了两下没挣开,干脆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被他抱着,两只手也缠到他的脖颈上来。林彦俊往后缩了缩脖子,耳根有点发烫。明明是他偏要做这种动作,却比受事者害羞得多。


  “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啦。林彦俊,人太开心或者太难过的时候血压会升高,所以身体才会出现异常——你不要这么紧张,好像我快要死掉了一样。”


  尤长靖拍拍林彦俊的脸,蹭了一手的粉底,又在他脖子上抹了抹,一脸嫌弃的样子。


  “别乱动。”


  林彦俊一路抱着尤长靖穿过各式各样的人群,脸越来越红,连粉底都遮不住了。尤长靖一直盯着他看,这肉眼可见的害羞让他觉得很有趣,甚至都忘了两人是以怎样亲密的姿势黏在一起。


  “我明明没有动啊,林彦俊——从这个角度看你好像更帅诶。”


  林彦俊用余光瞟见尤长靖的眼角,那里是沾染了舞台灯光的明亮,可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点异乡人的甜软,给他身上的光环添了一层温润的糖衣。


  尤长靖对于林彦俊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呢?林彦俊明明还没有往下想,却从心底涌上一股无处安放的燥热,因此只能避开尤长靖直白坦诚的目光。他一路无话,到休息室前本来想用脚把门踢开,却被尤长靖戳了戳肩膀。


  “先放我下来啊。”


  “对吼。”


  尤长靖是被小心翼翼地安置到地面上的。林彦俊腰弯得很低,生怕他跳下来的时候一不小心再折过去。尤长靖当然感受到他过度的保护,虽然无法欣然接受,但也没有奇怪到值得当面质问的程度,于是用一个淡淡的笑容将这一页翻篇,揽着他的腰走进休息室去。


  弟弟们全都在里面,吵吵嚷嚷的。这群男孩刚刚完整的完成了人生第一次一连十几场的演唱会,每个人都是兴奋到极致的样子。见到尤长靖和林彦俊就把他们拉过去,小疯子们拿着化妆刷大声唱EIEI,范丞丞还恶意模仿了蔡徐坤最后的ending pose。


  林彦俊隔着几个人的肩膀看向尤长靖,他被围在中间,是弟弟们宠爱有加的角色。尤长靖的脸颊红艳艳的,嘴巴也是红艳艳的,在白炽灯光的照射下像是天使降临。尤长靖敏锐地觉察到林彦俊的目光,撅起嘴巴对他说了唇语,但林彦俊却没读懂,只是下意识跟着鼓起了嘴巴,有点像是索吻。紧接着尤长靖笑起来,转过脸避开了他灼热的视线。


  糟糕了。林彦俊背过身去,喝了一口尤长靖桌上的饮料。太甜了,一直甜进心里。


  “干嘛喝我的水啦。”尤长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人群中逃出来,一把夺过了林彦俊手里的杯子,用吸管搅了搅,张嘴吸了几口,又递回去:“你觉得好喝吗?”


  林彦俊又在走神,他侧着头数尤长靖的睫毛,它们随着主人的目光所及之处而微微发颤。尤长靖拿着饮料的手悬停在半空中,有点无奈地看向如同堕入梦中的林彦俊。


  “好喝啊。”林彦俊接饮料的时候,两人的手指尖在杯壁上轻轻碰撞,然后又分开。尤长靖好像是叹了口气,又好像是没有出声。他抱着手臂看着林彦俊,那种审视的目光让林彦俊居然有些底气不足。


  很少有人能看到林彦俊露出那种表情。尤长靖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阵,下一秒眼睛却被那人用一只手掌遮住了。


  尤长靖想要跳起来,两只手扑腾着要拍掉林彦俊的手臂,但林彦俊另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头,于是尤长靖蹦也蹦不起来,拍也拍不下去,整个人都被压制住了。


  林彦俊,你干嘛,你很坏诶!


  林彦俊看着他这个样子只觉得满心的喜欢像是肥皂泡泡一点点满溢出来,飘得整个房间都被折射成粉红色。他听不见别人说话的声音,也听不见这个世界,他只听到自己低下头,在尤长靖耳边一字一句:


  “你怎么这么可爱。”


  太温柔了,又裹挟着危险。


  这句话像是林彦俊释放的心动信号,那是他难以自抑又无处安放的爱情。是爱情。它在某一年的某一天破土而出,又在无数次的旋律和舞步里长出藤蔓,如今在最大的舞台上结出最甜美的果实。


  尤长靖的身体像是被定住了,时间暂停几秒钟后,轻而易举拂开了林彦俊的手。他脸上带着可疑的粉红,两只手撑着化妆桌,稍稍抬脚坐到了上面。


  “我可爱,你是第一天知道吗?”


  “不是啊。”酷哥侧过头看着尤长靖,碰了碰他的肩膀:“等下出去吃宵夜吗?”


  “去走走吧。我还在减肥。”尤长靖晃着腿回应。


  “你现在已经不肥了,老是挂在嘴边干什么?”


  “哎呀,习惯了嘛。”


  “那就去走走吧。”


  尤长靖看向林彦俊,笑得很乖。他占据着制高点,揉了揉林彦俊的头,被那人凶狠地瞪住了。换做别人被这种表情看着一定要落荒而逃,但尤长靖才不吃这一套。他伸手去戳林彦俊的酒窝,一下一下,硬是要把人给戳笑了才满意。


  “尤长靖,你很敢诶。”


  “林彦俊,你很凶诶。”


  林彦俊对尤长靖没有办法,尤长靖只要笑一笑,他什么招数就都施展不了。他想问自己现在这样算不算是被套牢了?可是尤长靖却挪到另一边去跟陈立农聊起了天,兴高采烈的样子。他好像什么都不懂,或者他压根什么都明白,却偏偏装作坦然。林彦俊在思考这个的时候,尤长靖好像突然回过头看他了,于是他目光紧紧跟随过去,却根本没有找到那人眼神的落点。尤长靖根本就是羽毛,无端地的轻飘飘搔刮他的内心。  


  , 


贰「亲密」


  


  他们并肩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这座陌生的城市连午夜都陌生,可是某个街区的灯红酒绿并不稀奇,公交站牌边偶尔停靠的夜路汽车也和其他城市别无二致。


  尤长靖说,林彦俊,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练习生的时候——


  “半夜跑出来喝酒,在马路中间唱歌?”


  “不要说得那么大声,很丢脸诶。”


  “你当时唱歌的时候也没觉得自己丢脸啊。”


  “当时是不觉得丢脸啦。”


  尤长靖又想到那个时候的事情,其实明明没有很遥远,但现在再去回忆那一切却全部都恍若隔世。如今他们的演唱会开了一连十几场,跑遍了半个中国的各个城市,曾经做梦时候才敢去想的巨大舞台几乎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不是林彦俊还在身边,他都要去怀疑那段很辛苦,很卑微,很渺小,但是又非常努力,非常爱做梦的日子。


  “现在想到……我有点,说不出来那种感觉。你懂吧?觉得那个时候真的很好。”


  尤长靖偏着头,想要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然后他陷入沉默,眼睛里晃动着亮晶晶的水波。他在专注着想着什么事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很温柔,好像时间在他周围慢慢停滞,一切都在变化,他却永远不与世界合流。


  林彦俊能感觉到自己逐渐加速的心跳。在路灯下,他一侧头就能看到尤长靖脸颊上的细小绒毛,他看着他,突然想到了未来。这是非常危险的讯号。可事到如今即便他再想要克制,也拧不过自己的心。


  很神奇的是,此刻尤长靖想说的话林彦俊全部都懂,尤长靖正在回忆的过去里,每一时间林彦俊都有参与。


  “现在也很好。”


  林彦俊轻轻附和。


  尤长靖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笑开了:“是啊,你很好。”


  昨晚刚下过一场雨,路过一大片积水时一辆跑车飞驰而过,两个人猝不及防,连泥带水湿了身。林彦俊走在外侧,又穿了浅色的衣服,当下气得咬牙切齿差点冲出去追车。他本来想要骂脏话的,但尤长靖拉着他的袖子,想笑又不敢笑,紧紧咬着嘴唇那个样子把他的一肚子火都给浇灭了。


  “好啦好啦,不要生气吼,衣服我给你洗。”


  “……”


  “怎样,还想骂我啊?”


  林彦俊满身的气势汹汹都软化下来,他无奈地笑,伸出两只手臂撒娇似的给尤长靖展示上面都泥点:“这很脏诶……”


  “都说了我给你洗。”尤长靖压下他的手臂,笑着说:“往前走啦。”


  林彦俊才不要动,他正在心里把刚刚那个司机狂扁八百回合,尤长靖一直拉他,他干脆就不管不顾地把人顺势抱进了怀里。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拥抱,可却总有那里说不出的异样。林彦俊一开始做的打算很幼稚,仅仅想要把尤长靖身上的衣服也给弄脏弄湿,可是当尤长靖整个人贴进他的怀里,心跳呼吸都与他近在咫尺时,爱情又澎湃而至。


  不对,他的爱情其实是一直都在那里。


  于是林彦俊把尤长靖抱得更紧,可是出乎意料的,尤长靖非常顺从,甚至没有一秒钟的犹豫,就抬手抱住了他的背。


  林彦俊在想,会不会很久很久以后,他们再在某个午夜,再徘徊在某条陌生的街,再回忆今天的事情,然后感慨一切都变了,但他们却没有。会不会那个时候也有人说那句台词:


  “以前的时候是很好。但现在也是。”


  林彦俊这样想着,就觉得自己一腔热血在心脏中沸腾、燃烧。他还想要和尤长靖再靠近一些,而不是止步于此就可以。


  他要林彦俊和尤长靖两个人一直都很好。


  林彦俊侧过头,极度的虔诚和极度的阴暗情绪矛盾地混合在一起,嘴唇堪堪擦过尤长靖的侧颈,然后又迅速地逃离。


  尤长靖没有反应,所以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感觉到。


  他们一直维持着拥抱的姿势,没有其他动作,也没有交谈。可是林彦俊能感觉到尤长靖的整个身体都松懈下来,软绵绵地靠在他怀里。尤长靖甚至在他肩膀上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再稍稍侧着头躺上去。林彦俊的身体却一直都是僵直的,他紧紧搂着尤长靖的腰,像是怕那人突然消失不见,又像是确定这一切是否来自真实世界而并非梦境。


  2018年8月,凌晨2点31分15秒,他们在路灯下拥抱。


  很长的拥抱。


  ,


叁「沉溺」


  


  回到酒店的时间更晚。林彦俊洗过澡出来就发现尤长靖的背影,他正站在窗边忙着把几件衣服挂起来。


  “大半夜不睡觉,洗衣服干什么?我哪有那么着急了?”林彦俊心疼尤长靖最近偏头痛的毛病,又为他对自己的事情上心而觉得心动。


  “反正暂时又睡不着。”尤长靖踮起脚尖挂上最后一件衣服,拍了拍手,转头看向林彦俊:“丞丞说过,北方天气干,挂在房间里明天中午就可以穿了。”


  林彦俊点点头,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尤长靖,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口的样子。尤长靖也不打算追究他到底有什么话在纠结,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头就打算出门回自己的房间。手已经握在门把上时,林彦俊突然叫了他的名字,尤长靖没有回头,但手上却没有再用力。


  “头疼吗?”林彦俊问。


  这并不是他想要说的话。尤长靖也知道。


  “嗯。”


  林彦俊走过来,拉过尤长靖的手腕往房间里走。他说我很会按摩的,小时候就会。尤长靖当然不是贪图林彦俊那不知道真实与否的按摩手艺,但总之是没有拒绝地跟着他走进去了。林彦俊叫他躺下,他也乖乖地躺到那张双人床上。


  林彦俊知道尤长靖从来不拒绝自己,可是这样不设防的信任,让他内心那点“龌龊”的想法格外突兀。他跪在床上,两只手的拇指按在尤长靖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按。林彦俊从来没学过按摩,就连这个最基本的方法也是他昨天刚在百度里搜出来的。


  “今晚就在这睡吧?”


  尤长靖抿着嘴点了点头。林彦俊居高临下看着他的嘴唇,几乎要控制不住吻下去的冲动,可他怕吓到尤长靖,又在极力忍耐着。尤长靖闭着眼睛,于是他也闭住眼睛,好像这样就能屏蔽有关尤长靖的一切诱惑。


  “好多了,你也睡吧。”


  尤长靖睁开眼睛,两只手很温柔地攥住林彦俊的手腕,把它们移开。林彦俊愣了几秒钟,伸手关了床头的灯,跟尤长靖并排躺下来。纱帘只拉了一半,窗外是这座城市凌晨时分暖黄色的车水马龙。借着那部分的光,林彦俊偷偷地用余光瞄着尤长靖的侧脸。


  这个角度的尤长靖他看过一千一万次。可他就是喜欢。


  他总是在他身边,左边或者右边。就连尤长靖一直强调的“右脸比较好看”,原创作者也是林彦俊。他们这些年一直都这么靠近,扮演着对方生命里难以替代的角色。


  每每想到这里,林彦俊都觉得自满。


  “我在想……”


  尤长靖平躺着,他并不是没有感受到林彦俊的目光,但却很平静地接受了,甚至侧过头来跟那人对视:“我在想我们今天唱的最后一首歌。”


  “《我永远记得》?”


  “我永远记得。”


  “嗯。”


  “就算现在是我们这一辈子最好的时候。就算以后我再也没资格站在体育馆舞台上唱歌。就算现在喜欢我的人,以后都去爱别人了——我都觉得很值得。我努力过了,也实现过了。你呢?”


  “我?”林彦俊翻过身来,完完全全面对着尤长靖,他信誓旦旦:“我们以后会更好的。”


  “什么啊,你是什么预言家吗?”


  “我不是一直在你旁边吗?我会督促你努力的。”


  林彦俊本来不是那种乐天派。他是在遇见尤长靖之后才渐渐改变了心态的。


  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想要给他最好的。所以就连自己本是虚无缥缈的未来,也为他成为了可触可感。


  尤长靖被逗笑了,林彦俊看他笑得甜甜蜜蜜,忍不住伸手去捏他脸颊上的肉,没轻没重地上下晃。尤长靖被扯着脸被迫枕到了林彦俊的枕头上来,末了,十分委屈地揉着自己的右脸抱怨道:林彦俊,你真的很烦。


  可是他们如今已经没有了安全距离。尤长靖小小的一团,像是蜷缩进林彦俊怀里。林彦俊伸手帮他揉了几下脸,看到尤长靖想要挪回到自己那边去睡,下意识在被子底下勾住了他的手指。


  尤长靖大概只有两三根手指被牵制住了,却像是被禁锢了全身。


  “我一直都喜欢听你唱歌。以后也是。”


  林彦俊说。


  他还补充了一句:“真的。”


  尤长靖看着他,嘴角最终弯出一个温柔的弧度来,然后背过身去,小声说了:“晚安。”


  林彦俊那句话最重要的是七个字。


  我一直喜欢你。


  每个字他都刻意咬了重音,自顾自地以为尤长靖不会听得出。他想要尤长靖蒙在鼓里,却又想要尤长靖也有某一瞬能为他动心。他是矛盾体。


  当然,没有人不是。


,  


肆「咫尺」




  林彦俊做了一个梦。


  还在昨晚演唱会的那个体育场。万人坐席中只坐着他跟尤长靖两个人。他侧过头,能看见尤长靖新染过黑色的发梢又冒出几丝银白。


  舞台中央有人正在表演,林彦俊要眯起眼睛才看得清——站在那遥远的光圈下唱歌的那人是二十三岁时的自己,还有二十四岁的尤长靖。


  虽然当时唱了什么,跳着什么,他此刻统统都分辨不出,但身体的下意识却还记得。


  尤长靖突然握住他的手,指着屏幕上放大的,二十三岁的林彦俊的脸,温柔地看着他此时的眉眼:


  “果然,你就算是老了也很帅。”




  尤长靖这句话刚刚说完,林彦俊的梦就醒了。  




  林彦俊关掉床头的闹钟,翻过身去看尤长靖。他还在睡着,嘴巴微微张开,呼吸的声音让人觉得非常安稳。


  你老了也一定会很好看。林彦俊小声说。他小心翼翼的用食指指腹碰了碰尤长靖的上唇,在柔软的人中停留片刻,又摸到鼻尖,再一点点向上抚到眉心的位置。


  “尤长靖。”林彦俊低声地念他的名字,像是在对他的梦境说早安。


  尤长靖一定是做了一个很甜美的梦,他嘴角始终翘着,睡前皱过的眉头也完全舒展。


  林彦俊突然很想把他叫醒,好好抱他一次,真正吻到他的皮肤,告诉他“即使等到我老了的时候,我也想要你。”


  我一直爱你。





伍「等待 与你相遇」




  尤长靖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他出道之后很少会赖床,但昨晚不知怎么睡得格外安稳。是林彦俊在旁边所以不一样吗?


  透明的浴室玻璃蒸腾着雾气,帘子完全被拉住,只在上面显示出林彦俊身体模糊不清的剪影。哗哗啦啦的水声很温柔,而除此之外一切都很安静。尤长靖蒙着被子,有点不适应现在这种氛围。


  昨晚他还在被万众追捧,台下疯狂的尖叫声就连他的耳返都没办法遮挡住。女孩们叫着他的名字,把他的照片印在小小的手幅里,用荧光色写着爱你的字迹。一生哪怕一瞬间能被某一群人这样爱过,那种满足感转换成文字都难以言说。


  林彦俊擦着头发走出来时,尤长靖正靠在床上胡思乱想。那人上身没穿衣服,腹肌很是抢眼。尤长靖侧过头,眼神有些躲闪。


  “你头发很丑诶。”林彦俊走过来,头发上都水珠有几滴摔在尤长靖脸上。他用手理了理尤长靖卷卷的刘海,又拨几下露出他饱满的额头,脸上的表情温柔又莫测。


  尤长靖愣愣地任由他去摆弄,突然在想,他们这样好像是在生活。而这样的生活,好像真的还不错。


  就好像——


  就好像千万人为他们制造的欢呼喝彩真的是一场太有实感的梦,但梦醒了之后,一切又都变成虚空,林彦俊不在舞台上,而在床边,就这样刚刚洗完澡然后过来骂他一句:


  “怎么睡这么久,你是猪哦?”


  也很好。


  尤长靖这样想着就有点想笑。他们现在都不是镜头下别人熟知的样子,他自己头发乱蓬蓬,刚刚睡醒所以声音也没有足够清亮。林彦俊呢,黑了两个色号,下巴上冒出一点没来得及刮掉的青色胡茬,也没那么会说好听的话。


  就像是他们在舞台上跳舞唱歌,给观众们展示最光鲜的自己,毫无差错。但在非常昏暗的练习室里,以及当时比赛的宿舍,他们因为压力、排名、谩骂、同伴离开掉过眼泪,也沮丧低落到一度没有办法看见未来。那些时候他们身边只有对方。他们互相擦过眼泪,地板上那些汗水是他们疯狂练习时混在一起的,心底的阴暗秘密也都交换过,然后还能带着对方那份勇敢走出阴霾,一起走进更不一样的世界。


  林彦俊在尤长靖心里是不一样的。


  他是梦里的人,是那个斑斓世界里的万分之一。但他却能穿越梦境,等在梦醒之后空无一人的白天里。尤长想,我不能让他走。


  “林彦俊,林彦俊。”


  尤长靖拉住他的手腕,叫了他两句。林彦俊把毛巾放在床边,过来坐下了。


  “玩一次石头剪刀布。”


  “大早晨的发什么神经?”


  林彦俊即使是这样抱怨,手却已经伸了出来。尤长靖被他可爱到,又戳了戳他的脸:“你赢了的话,我就答应你一件事。我赢了的话,你答应我一件事。”


  林彦俊愣了一下,问:“什么都可以?”


  “我出剪刀哦。”尤长靖说。  


  林彦俊莫名其妙地赢了,他大脑一片空白,嘴唇动了动,却又不知道该提哪一个要求。本该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却因为太过突然反而不敢贸然说出口。他才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怂,面对喜欢的人时,永远都不能有长进。


  尤长靖看着他犹豫的样子实在等不下去了,从床上跪坐起来,凑过去吻了他的侧脸。他说“林彦俊,胆小鬼。暗恋有趣吗?白长了这张脸吼?”


 !




终 「环游是无趣 至少可以 陪着你」


  


  “你……知道啊。”林彦俊害羞的时候不太喜欢讲话,也没有太多表情。但尤长靖却能看出来他的情绪变化。


  “你是傻瓜吗?”尤长靖有些无语。


  人多的时候,就连你投来躲躲藏藏的目光我也在回应。我从没拒绝过你,在我这里,随便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甚至好几次,我都用我自己的方式试探着说我也爱你。


  你怎么到现在都后知后觉地搞不懂我的心情。


  林彦俊坐在那里,突然做了几个用力的深呼吸,尤长靖被他搞得有点慌张,推推他的肩膀问他怎么了。


  “人在太高兴或者太难过的时候,血压会升高,所以身体机能就出现异常,尤长靖,我现在缺氧。”林彦俊说。


  “那你高兴还是难过啊?”


  “都是,所以才缺氧。”林彦俊抬头看向尤长靖,他顺着他的两条手臂一直摸上去,按了按他的肩膀,再向上划,捧住他的脸颊,动作是小心翼翼的珍惜,好像害怕稍微重一些的动作就会碰碎他。


  难过是因为让他等了那么久。等待的滋味也许和暗恋一样孤单。


  可是这个原因他没有解释,尤长靖就懂了。因为他们天生就该在一起,他们从身体到灵魂都没有一处不契合。他们生来,一个人就在寻找,另一个人就一直都在等。而现在那个对的时间到了。


  “说你喜欢我啊。”尤长靖小声提醒道。


  “我爱你。我真的——”


  “我也爱你,林彦俊。”


  尤长靖闭上眼睛那一秒林彦俊终于尝到他的味道,他两片唇瓣是饱满柔软的果肉,咬下去的时候还溢出甜蜜的汁液,顺着他们的嘴角一直黏腻地滑下去。整个房间只剩下接吻时发出的水声,和稍显急促的,交缠在一起的呼吸。一室旖旎。这其实是很纯情的一个吻,尤长靖被吻着,就觉得痒,从唇舌一直痒到心口,而林彦俊还在继续撩拨,于是痒又变成麻,最后变成一阵心脏的胀痛。


  心脏会胀痛是因为那里装满了你。


  唇分时尤长靖稍稍张开眼睛,又凑上去亲了下林彦俊的嘴巴,然后害羞得抱住他,不让他看到自己红透了的脸。可是林彦俊能用侧颈感受到尤长靖脸颊的热度,他转过头,这回是光明正大拿嘴唇抵着尤长靖脖子上的那条动脉,每说一个字就是一个吻,像是要把自己的每一句话都印进他赖以生存的血管里。全世界只有尤长靖一个人可以听。


  。


 


fin-




拖稿拖了n年的500fo点梗  @丢三落四小仙女 橘👉柚 


现背没什么虐可写,当然要给他们一个好故事。开头的引用来自网易云音乐的一条评论*暗恋什么的当然可以,但是在我的cp身上,必须是双向:)


明明是记终场演唱会 但好像没有写到太多有关的内容 也是我的私心?希望他们未来 能够做梦想和生活兼顾的人 永远青春永远热爱永远并肩同行。

评论
热度 ( 16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