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暗恋九题】致遥不可及的你

东_小北:

第一题:能看着你我就知足了


 


 


1.


 


“明天下午有没有空?”


 


林彦俊收到消息后几乎没有犹豫,秒回了一句没空。


 


“你明天没课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又要在寝室宅一天是不是!”


 


“像我这样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不能看着室友就此堕落!”


 


“我一定要把你拉出泥藻!断绝你成为肥宅的可能性!”


 


林彦俊被微信弹窗烦地头疼,啪地一声把书合上,回复陆定昊:“你到底想怎样?”


 


“明天下午帮我去虹桥拍图吧,我已经答应好几个站姐了,可我要补考毛概……”还配上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林彦俊和陆定昊都是A大摄影系学生,俗话说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陆定昊为了充值信仰,走上了代拍道路,没课就往机场跑,专挑流量艺人拍,出图又快又好,价格公道童叟无欺,算是业内良心代拍。




刚通过全民制作人投票出道的Per.Nine组合无疑是线下最火的偶像团体,这两天他们要来上海巡演,陆定昊早早就被预订了好几单绝美图,就等着他们来上海。结果航班一公布,正好是毛概补考当天,老师说再不过就不让他毕业了,无奈只能求助室友林彦俊。




“不要。”然而陆定昊的室友冷酷无情。


 


“是不是兄弟!?”


 


“不是。”


 


“爸爸,帮帮儿子。”


 


“……”


 


林彦俊彻底无语了,这人无下限起来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


 


“拿的钱我七你三。”


 


“没问题!!!”


 


 


 


 


 


2.


 


林彦俊到虹桥的时候距离飞机降落还有将近两个小时,然而接机口已经人满为患,各种应援口号此起彼伏。


 


“帅哥,你来拍谁的?”旁边的粉丝问道。


 


林彦俊看了她手里拿着的手幅,回答道:“尤长靖。”


 


“你也是西柚吗!?天啊我们小尤太争气了,竟然能吸引到这么帅的男粉!”


 


林彦俊笑了笑没说话。


 


 


他刚才的回答当然是随口敷衍的,陆定昊让他对着照片认了半个小时人之后交代了三件事:


 


1.主要拍蔡徐坤、陈立农和范丞丞,其他人如果能拍到就拍,尤长靖的就不用拍了。


 


2.尽量捕捉蔡徐坤和王子异以及范丞丞和黄明昊之间互动,当然任何两个人之间肢体接触都尽可能别错过。


 


3.千!万!别!穿!白!鞋!


 


林彦俊听完后,指了指站在最右边的尤长靖,问陆定昊:“为什么不用拍他?”照片里的男生明明笑得无比灿烂。


 


“因为他谁的镜头都看,对每个人都笑得贼甜,很容易拍出好图,不够珍贵啦。”


 


林彦俊若有所思地看着照片,没答话。


 


 


陆定昊千叮咛万嘱咐,开考前五分钟还在给林彦俊发消息,不过全都被林彦俊无视了。


 


两个小时的漫长等待之后,Per.Nine组合终于出来了,粉丝们一拥而上,林彦俊随着人流向前,脚被不知道多少个人踩到,强忍着送人一拐的念头,咔咔咔狂按快门。


 


这一刻他才明白,陆定昊为什么要特意强调让他别穿白鞋。


 


 


短短的一段路由于过于疯狂的粉丝而变得水泄不通,林彦俊仗着身高优势,前面虽然挤了很多人,却还是可以清楚地拍到他们九个人。


 


不过林彦俊实在是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拍的,几个人基本都带着口罩低着头,镜头怼在脸上也只能拍到半张脸,更别提离得这么远。


 


他强压下心中的不爽,机械地按快门,直到一道绿色的身影闯进了他的镜头。


 


那人也戴着口罩,却抬着头,眼睛弯成一座彩虹色的桥,能想象得出他口罩下的脸笑得有多么灿烂。他就保持着这样的表情朝每一个方向挥手,偶尔有粉丝和他说话,还会回答几句。


 


要不是看过照片知道他是Per.Nine组合的主唱尤长靖,林彦俊真的要怀疑这个人只是某个成员的助理。


 


耳边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刚才那个和他搭话的粉丝正撕心裂肺地吼着尤长靖的名字。


 


不远处的尤长靖应该是听到了叫声,把手抬起来冲他们的方向用力挥了挥。


 


林彦俊赶紧疯狂按快门,一个挥手就拍了几百张。


 


 


 


 


 


3.


 


出了机场之后林彦俊选了个咖啡屋传照片,那头刚考完毛概的陆定昊已经在翘首以盼。


 


“这张朱正廷拍得好仙啊,不错不错。”


 


“我去王子异竟然拉了小鬼的手!”


 


“陈立农今天穿的好帅啊,我跟你讲他是我的one pick。”


 


“???”


 


对面突然发了三个问号过来,然后林彦俊就收到了陆定昊的语音通话请求。


 


“林彦俊你怎么回事!从第511张之后怎么就只有尤长靖了!?蔡徐坤呢?范丞丞呢?”


 


林彦俊愣了一下,好像拍到后面他的镜头里真的只有尤长靖了。


 


“位置不太好,拍不到别人了。”林彦俊随口扯谎。


 


“算啦算啦,还好你拍得还不错,那张挥手图真的算是绝美了,你把高清图发给我吧。”


 


林彦俊挂了电话开始选图,从几千张照片里挑出了十五张。


 


每一张照片里的尤长靖都看着不同方向做着不同动作,但相同的是,每一张的表情都是笑着的,不是公式化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明媚如春风。


 


林彦俊停在了对着镜头挥手的那张照片,犹豫了一会儿,点了“取消发送”。


 


“不卖了。”


 


“what???”


 


“还有,帮我买一张后天巡演的票。”


 


 


 


 


 


4.


 


陆定昊做梦也没想到,林彦俊去当了次代拍,回来竟然开始追星,他记得林彦俊上次追星还是五年级的时候,偶像是罗志祥。


 


而且看上去还挺真情实感的样子,特意带着视为珍宝的5d4+镜头去梅奔。


 


“你不会想要建站子吧?”陆定昊问林彦俊。


 


“站子?是什么?”


 


陆定昊巴拉巴拉解释半天,林彦俊听完点了点头。


 


“那就建一个吧。”


 


“???”


 


陆定昊在短短几天内三观被刷新好几次,有些人真的是不追星则以,一追星惊人。


 


 


演唱会座无虚席,还没开场粉丝就疯狂大喊爱豆的名字,林彦俊被高分贝的尖叫声包围,手里拿着陆定昊塞给他的灯牌,据说拿着放光的东西,比较容易被看见。


 


林彦俊这这两天在补《爱豆练习生》这个节目,虽然还没看完,但是也足够了解尤长靖的实力了。然而现场听到还是很不一样——更加惊艳。


 


每一个高音都很稳,转音也漂亮,而且作为一个vocal,尤长靖的舞蹈动作也干净利落。


 


林彦俊透过相机镜头看着台上那个人,他是真的真的,很热爱舞台吧。


 


也许是拿着灯牌的原因,尤长靖真的时不时向林彦俊的方向挥手比心,一场演唱会下来,林彦俊愣是拍满了三张存储卡。回去之后林彦俊从几千张照片里挑选出了九宫格,作为开站图。


 


 


 


 


 


5.


 


林彦俊给站子取名叫“Evan’s Chin|1743”,陆定昊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占有欲太强了吧,他看了眼尤长靖的微博粉丝数,说:“你有167万情敌。”


 


“我不会有情敌的。”


 


“我去,这么自信?”


 


“这167万人都不会比我帅。”


 


陆定昊刚想反驳,看着林彦俊雕刻美男般的侧脸,挫败地发现好像是事实。


 


“……你赢了。”


 


 


演唱会之后林彦俊就开始的站哥的生活,扛着炮天天追行程,毕竟是专业学这个的,出的图都很神仙,再加上身高优势,从上往下拍的角度在各式饭拍图里脱颖而出,粉丝们的转发都哭着说这个角度的小尤太好看了,末日小V脸不是在梦里。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Evan’s Chin|1743”火了。


 


不过不是因为神仙图,而是因为神仙图的拍摄者。


 


泉州巡演林彦俊抱着100张手幅在场馆附近分发,虽然带着口罩和帽子,但181的模特身材加上水晶葡萄似的大眼睛,即使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唯一说过的一句话是“慢点,别踩到我的鞋”,仍是做到了:每发一张手幅,就使一个粉丝中蛊。


 


当天“我要pick站哥”愣是冲上了热搜,“Evan’s Chin|1743”一夜之间涨了几万粉,然而专注于修图的林彦俊两耳不闻窗外事,根本毫不知情,还是陆定昊把微博截图发给他看,他才知道的这件事。


 


“苟富贵!莫相忘!”陆定昊说。


 


“那你先汪一个。”


 


“???”


 


林彦俊没怎么在意微博上那些言语,认认真真修图配文案然后发了微博。


 


然而没想到第二天林彦俊的微博消息就爆炸了,尤长靖深夜发了微博,感谢粉丝的到来,配图就是EC站昨晚发的那组图中的一张,尤长靖还在最后说:“PS:谢谢你们把我拍得这么好看。”


 


一群粉丝艾特了EC,说恭喜最帅站哥被翻拍,还有人开玩笑说要站这对cp。


 


林彦俊转发微博:你怎么拍都好看。


 


 


 


 


6.


 


泉州场巡演第二天,尤长靖要回母校参加音乐节,单独前往南京。


 


林彦俊没戴口罩,一到机场就有粉丝认出他,偷拍了好几张正脸照PO到网上,哭着说长得这么帅的不出道来追什么星啊,《爱豆练习生》第二季了解一下。


 


由于是个人行程,机场送机的粉丝少了很多,林彦俊终于可以站的稍微近一点,和尤长靖之间只有几步之遥。


 


周围粉丝叽叽喳喳和尤长靖说话,尤长靖几乎都一一作答,林彦俊只是扛着相机,扮演一个毫无感情的拍照机器,一句话都没说。


 


快要安检的时候,尤长靖突然转过头对林彦俊说:“你是EC站的站长吧?”


 


在周围粉丝压低的惊叹声中,林彦俊点了点头。


 


“我给你写个to签吧。”尤长靖说完从包里拿出了纸和笔,“to谁?”


 


“Evan,E、V、A、N。”


 


尤长靖签完名,把纸条递给林彦俊,“谢谢你一直支持我,你拍的图真的很好看哦。”


 


看着尤长靖进了安检口之后,林彦俊才打开了纸条,上面写了三行字:


 


“TO Evan:


 


才初见的我,谢谢你的选择。


 


                    AzoraChin”


 


 


 


 


 


7.


 


EC站成了唯一一个拥有尤长靖个签的站子,更令所有粉丝绝望的是,不知从某一天开始,尤长靖变得只看EC站站哥的镜头,微笑比心挥手一应俱全。


 


过去那个雨露均沾的尤长靖消失了,现在独宠EC一家,当初开玩笑说要磕这对cp的粉丝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我是不是搞到真的了?


 


林彦俊几乎每一个行程都跟着,偶尔比较幸运挤到尤长靖旁边的时候,尤长靖还会和他随口聊天。


 


陈立农勾着尤长靖脖子,冲林彦俊的方向挤眉弄眼,凑在他耳边问他:“这就是最帅站哥真人?确实挺帅的耶。”


 


尤长靖鹅鹅鹅地笑,“当然啦,我的站哥耶。”


 


林彦俊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两个人的动作实在刺眼,气得他拿出手机给陆定昊发了条消息。


 


“以后我不会帮你拍陈立农了。”


 


“为什么???”


 


“他和尤长靖的距离,太近了。”


 


陆定昊回了一句语音:“林彦俊!!!偶像行为不要上升粉丝可以吗!!!”


 


 


为了跟行程林彦俊翘了很多节课,转眼到了学期末,再怎么真情实感追星也不能冒着挂科的危险,无奈只好停了一周,专心复习。


 


不过EC顶着神仙站子的名号,林彦俊根本不放心用别人的图,所以林彦俊宁愿不出图也没找代拍。


 


 


一周后林彦俊才下回微博,刚登陆上手机就因为铺天盖地的微博私信卡到死机,等了半天才能正常使用。


 


原来是由于一周没出图,好多粉丝私信问他是不是脱饭了,甚至还搞出一堆阴谋论,有人发了张微信截图当证据,说他当站哥只是蹭热度圈粉,其实是某某公司将会送去参加选秀的练习生。




也有帮他说话的,把他开站这段时间做的应援列出来,线上线下包括公益,大大小小也做了十几次个人应援,这热度蹭得太真情实感了吧。




林彦俊觉得好笑,他只不过回归大学生活,为了不挂科而努力奋斗一周,竟然给他加了这么多戏。




怎么不说他追到尤长靖上位成功不用继续当站哥了呢?这种说法更靠谱吧。




林彦俊赶紧发了一条声明,表示自己只是忙于考试。然后设置成不接收未关注者的私信,他的微博只关注了尤长靖一个人,所以应该不会接收到私信消息了。


 


就在林彦俊准备退出微博的时候,叮地一声,他收到了私信消息。


 


是谁发的,答案毫无疑问。


 


尤长靖:你还在真是太好了……你拍的图真的很好看哦!


 


林彦俊愣了半天才回复:因为你长得好看。


 


消息显示为已读,却没再收到回复。


 


 


 


 


 


8.


 


考试结束之后是为期一周的采风实习,可尤长靖刚好要参加一个品牌活动,活动上有采访、问答、互动,林彦俊好不容易才搞到票,实在不想错过。


 


于是他准备翘掉第二天和第三天的采风,让陆定昊帮他打掩护。


 


陆定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翘课也就算了,你竟然采风都敢翘!”


 


“当然啊。”林彦俊面不改色地说道,“有他在的风景,才最好。”


 


陆定昊做了个干呕的动作,决定不理这个恶心的男人。


 


 


活动当天林彦俊提早到达现场,这是EC闭关一周后跟的第一个行程,他踌躇满志要重拾江湖地位。


 


尤长靖从上台开始就在寻找什么,看了一圈之后锁定了目标,冲着林彦俊的方向挥了挥手。


 


林彦俊发现,一周没见,尤长靖瘦了很多,虽然尤长靖确实一直在控制饮食,但由于太爱吃了,所以一直没能瘦到最完美的体重。现在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消瘦了,下巴都变尖了很多。


 


 


晚上送机的时候,林彦俊破天荒地主动挤到了尤长靖旁边,过去他习惯性让着女生,所以都是随缘站位,靠技术和后期拍出好图。然而这一次,他不绅士了一回。


 


“尤长靖。”林彦俊叫他,“太瘦了,多吃点。”


 


尤长靖听完笑了起来,“因为上周一直担心某位粉丝脱饭,所以有点没胃口,不过现在好啦,估计过两天又要胖回去了。”


 


“不胖,你什么时候都很好看。”林彦俊的声音很轻,却很笃定。


 


他不知道尤长靖有没有听到,但他看到尤长靖在笑,笑得很甜。


 


 


 


 


 


9.


 


林彦俊发完今天拍的图,随意地看粉丝的转发和评论,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根本没能进入他的眼睛,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另一件事。


 


算算日子,“Evan’s Chin|1743”开站至今已经半年多了,天南海北到处跟行程的日子也持续半年多了,可他竟然从没有一天觉得累。


 


人真的是很不懂得知足的生物,吃到一次苹果就想拥有整颗苹果树。


 


得到了一个微笑就想拥有一个拥抱,得到一个签名就想拥有一次牵手,得到一条私信就想拥有每个清晨的第一句问候。


 


可林彦俊明白,那不是粉丝与偶像该有的关系,远远的关心与守候才是对偶像最大的支持。


 


 


叮地一声,特别关注更新微博了。


 


尤长靖:


 


真好,你们陪我。


 


配图依旧用了EC站刚发的那组照片,除此之外还有一张今天他站在台上,背对着粉丝拍下的大合照。


 


林彦俊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因为照片的拍摄角度使他看上去刚好在尤长靖旁边。


 


台上与台下,这才是正确的距离。


 


他们之间有一条线,过了,也就断了。


 


那晚,林彦俊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尤长靖家的神仙站子EC关站了,站长就是那个当初红极一时的最帅站哥。


 


事出突然,而且没有关站声明,站哥只留下了一句话:


 


“能看着你我就知足了。”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追星女孩儿的忘性那么大,很快,人们就忘了曾存在过一个独得恩宠的神仙站子。


 


 


 


 


 


10.


 


一年后。


 


限定组合已经解散了,昨天刚在上海举办完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现场哭声一片,全体粉丝高声呐喊着“Per.Nine”,然而无论怎样努力,哪怕把喉咙喊哑,都不可能将这个组合存在的时间延长一秒。


 


尤长靖第二天回到了公司,林超泽和姜京佐几个人给他办了一场欢迎宴,欢迎他荣归故里。


 


欢迎宴结束后,尤长靖说要一个人去练习室看看。


 


练习室还是老样子,墙壁上贴着trainee-18的标志,他们这批练习生都出道了,听说公司招了第二批练习生,组成了二代trainee-18。


 


 


拐角尽头的练习室隐隐约约传来音乐声,今天是休息日,练习室按理不该有人,尤长靖心生好奇,于是走近些看看。


 


练习室里只有一个人,穿了一件黑色T恤和红色运动裤,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练习着。


 


尤长靖觉得,这个人太熟悉了,熟悉到他不敢去相信。


 


他推门进去,门里的那个人停下了动作,看着门口的他。


 


他的眼神是那么平静,没有露出一丝意外的表情。


 


仿佛这本身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遇见。


 


“Hi,最近好吗。”


 


尤长靖还愣在原地,大脑处于死机状态,完全无法做出反应。


 


“干嘛?很惊讶?”那个人笑了,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你不是发微博说……”


 


“是,但我想了想,我发现……”林彦俊一步步向他走来,直到站在他的面前,“只是看着你,我不知足,所以我想尽办法,离你更近一点。”


 


短短一分钟内发生的事对尤长靖来说很难消化,他缓了几秒后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消失一年突然出现,怎样?拍偶像剧吗?


 


他看着面前的人,想要佯装生气,却根本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怎么办,公司内部不能谈恋爱耶。”


 


“……”


 


 


“闭嘴。”


 


然后,林彦俊亲自堵上了尤长靖的嘴。


 


 


 


-end-


 


 


 


 


————


偶像X站哥的梗是3000粉时一个小可爱的点梗(已经过去好久了OTZ


借着这次联文写出来啦,希望她可以喜欢w


感谢一直陪着我写完这篇文的土豆,里面好多梗都来自于和她的聊天2333


http://fx.weico.cc/share/24094933.html?weibo_id=4241630674797527


 这是这篇文的写过过程,一些梗没用在这篇文里,也许之后会写站姐视角番外用进去w




下一棒是 @来自星星的柚子 老师


期待接下来每位老师的文!希望开了个好头(捂脸


 


最后!520!爱你们!>3<



评论
热度 ( 44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