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长得俊】我变成了我暗恋的人的兔子(END)

好甜

真的不买色谱仪吗:

一发完


架空ooc


请勿上升x3


全是我瞎编的


领导学弟林 x 下属学长尤


 


-----------------------------------------------------------------------------




如果要选出生命中最倒霉的一天,那尤长靖毫不犹豫地会选择今天。



在这一天没来临之前,尤长靖原来以为在学校阴差阳错地得罪了校园一霸林彦俊是人生最倒霉的事情。接着他发现在工作一年不如意之后换了工作,新单位的领导是林彦俊之后,他又改了想法。



但今天,尤长靖又一次因为林彦俊更新了自己的倒霉日。



“诶,我就很倒霉咧,明明不是我弄砸的合作,是那个姑娘自己撞我摔到,我才会不小心因为保护那个姑娘所以才把企划全掉进泳池的咧!”尤长靖一边加班一边在和室友陆定昊通着电话。



“但我听说的怎么是,你英雄救美了一位你领导也就是林彦俊的女伴,而且还是个穿着比基尼的妹子。”陆定昊躺在jeffrey的大房子中,如愿地摆脱了为钱辛苦为钱忙的日子,“尤长靖,你艳福不浅哦。看来你和你的小学弟的仇又要多一笔了哦。”



尤长靖一听就来气,陆定昊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是这样糗自己。



“反正老天爷就是看我不爽啦,你都和你的大房子修成正果了,我却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



“林彦俊是挺黑的。“


陆定昊和林彦俊一样都是尤长靖的学弟,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和尤长靖成了闺蜜,和林彦俊却天生不怎么对付。但他的好闺蜜,虽然饱受校园制霸林彦俊的荼毒,甚至延伸到了工作场,可颜控的悲哀就是尤长靖无意间看到的林彦俊的笑脸就误了终身。



”可是他很帅啊。“尤长靖虽然嘴上抱怨着林彦俊怎么压榨他,但心里还是维护着他,”再说本来也是我的错嘛。“



陆定昊说尤长靖有从马来西亚独自来异国求学的勇气,有着从180斤减到120斤的毅力,却没有和林彦俊谈恋爱的运气。尤长靖也承认好像什么事情一旦和林彦俊扯上关系自己就会很倒霉,有时候尤长靖会想是不是老天爷再告诉自己别白日做梦了?



”你包里有之前jeffrey去埃及玩带回来的什么幸运果实,我特地给你放了几颗,希望你能转转运。“陆定昊自己过得幸福也没忘了尤长靖,”据说能让人心想事成哦。“



尤长靖加班正好饿了,整个公司又只有自己一个人,没人陪也就懒得去买吃的。听完陆定昊的话就去翻i自己双肩包,果然在一个小的保鲜盒里找到了两颗圆滚滚粉粉的果子。他一边嘟囔着陆定昊抠门,一边把果子塞进了嘴里。



”陆小芙你会失去我这个朋友的,“尤长靖怎么也想不到这外表可爱讨喜的果子会如此酸涩,”你给我的是什么果实,怎么能酸成这样!“
陆定昊听完就尖叫了起来:”尤长靖真的没有你不吃的东西是不是!这东西是像护身符一样随身带着的!不是给你吃的啊!鬼晓得这玩意有没有毒能不能吃啊!“



尤长靖觉得自己晕晕乎乎的,真的是不是吃的放在保鲜盒里干什么啦!都怪陆定昊企划明天赶不出来了啦!



陆定昊听到电话那头没了声音立马拉着jeffrey,坐着他的玛莎拉蒂赶往尤长靖的公司,送到医院洗胃应该来得及吧。




 



尤长靖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看东西也和原来不太一样。这该死的陆定昊,尤长靖以为被陆定昊带到了大房子里。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吃坏了脑子,出现了幻觉。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看到了只系了一条浴巾的林彦俊走到了房间里,不过林彦俊的身材真的好好哦。



”你怎么蹦到床上来了?“林彦俊说道,下一秒尤长靖猝不及防地被抱了起来,”是不是今天回来晚了还没喂你哦。“



色令智昏,尤长靖满脑子都是林彦俊居然抱了自己,居然离自己这么近。



”林彦俊,我不会在做梦吧?我一定在做梦吧?“尤长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在说话,却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我的老天野,你居然都饿得叫了?“林彦俊抱着尤长靖下了床,走向客厅准备翻找些什么。



”不是,林彦俊,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在路过一面镜子的时候尤长靖彻底惊呆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被林彦俊抱着的自己是一只兔子的形态?虽然林彦俊的胸肌很舒服,被他抱着很幸福,但是为什么自己会是一只兔子。自己的幻觉世界这么惊悚的吗?好不容易幻想出来的亲密接触怎么会是这样的?都怪陆定昊总说自己像兔子。



林彦俊觉得自己的兔子今天有点不对劲,难道饿过头了不吃粮了?还是说这粮不符合它的胃口了?


尤长靖看着自己面前的兔粮生无可恋,我虽然很饿但我并没有想要吃这种东西。


“你不是什么都吃的吗?今天怎么回事?”林彦俊一边抚摸着兔子一边说道。


尤长靖一狠心用自己的唯一没有变化的门牙咬了一口自己的前爪,想着是做梦也没留劲儿,一口下去,兔子的弹跳力就体现出来了。这一蹦跶把林彦俊也吓了一跳,今天自家的兔子太反常了。


“林彦俊你听我说!我居然变成了你家的兔子!我是尤长靖啊!”



“小柚,你今天很不对劲很吵耶。”林彦俊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今天已经因为尤长靖抱了其他人不爽,今天回来本来乖巧可爱的兔子居然也一反常态。


尤长靖被林彦俊的语气有些吓到。小柚?林彦俊的兔子的名字怎么和自己原来在学校里的昵称一样?还是说林彦俊认出了自己?不会吧?我的暗恋对象这么优秀的吗?


林彦俊见兔子没有再尖叫也没去管它,躺到了床上拿起了一本书翻看着,可心里有事的他过了许久都停留在刚翻开的那一页,书也是反的。


不知道该说尤长靖心大还是随遇而安,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现在是一只兔子的身份,愉快地吃完了兔粮,顺便还心里评价了一下兔粮的味道。现在一蹦一跳地向林彦俊的大床前进。


开玩笑,我现在可是林彦俊的宠物兔子,能和男神在一起变成兔子又如何?尤长靖乐观地想。


林彦俊听到床边的声响,低头就看到小柚努力地想要上床却被自己的体重所拖累。这一幕让他想起了还在学校里有点胖胖的尤长靖,那时候体测跳高的样子,明明很多人在不怀好意地嘲笑他,但那个人却一点都不生气。



尤长靖终于在林彦俊的帮助下顺利地爬上了席梦思大床,窝在林彦俊臂弯里的他想起当年自己的体测项目好像也是在林彦俊的友情指点下才得以顺利通过的。只可惜林彦俊好像是为了在小姑娘耍帅才给自己做的示范。


“你说他会不会还在公司加班赶企划啊?”


“他好像从学校里就有点死心眼哦,可是谁让他今天去抱那个女生的是不是?穿着比基尼的女孩子很好抱吼。不给他点教训以后都不长记性的。”



小心眼!尤长靖没想到林彦俊是这样小心眼的人,两颗兔牙蠢蠢欲动想要咬一口林彦俊正搭在自己身上的手,但临了还是没舍得用力。



“别闹,很痒。”林彦俊看着兔子笑得很好看,尤长靖觉得自己又单方面陷入恋爱了。



林彦俊没什么朋友,毕竟冷酷的外表为他隔绝了大部分的友谊,仅剩的朋友也不是适合倾诉的对象,毕竟自己的制霸人设不能丢。于是他的倾诉对象就成了自己养的兔子,看着兔子就能想到那个有着兔牙喜欢吃东西的人。



“你说他有没有可能喜欢我?好像也没听说他有谈恋爱。”



不可能的!林彦俊shut up!不要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了!我的单方面恋爱不要这样残忍的无疾而终!



“他应该接受不了我这样的人吧,毕竟他这么乐观开朗,又有一堆朋友,而我就连他的朋友都算不上。每次想去和他说说话,他身边总有其他人和他聊的热络。”



尤长靖从没见过这样的林彦俊,不是那个校园里的冷酷制霸,也不是工作中雷厉风行的领导摸样。现在的林彦俊看起来很脆弱很消沉,尤长靖现在恨自己为什么现在是只兔子不能拥抱他安慰他,告诉他自己会一直陪着他。而现在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的自己只能蹭蹭林彦俊的手陪着他。



尤长靖觉得自己的眼睛一定很红,有种想落泪的冲动,还好兔子的眼睛本来就是红的。



“小柚,喜欢上他的时候我就养了你。那时候我告诉自己如果你不在了我就放弃这段不可能的感情,可每次看到你我就更放不下他了。我都大学毕业了你还健健康康的,所以我会给你买很好地兔粮和零食,你要好好地活下去哦。“



一头撞死在墙上应该不会很痛吧?听完林彦俊的话尤长靖有种想要自裁的冲动。林彦俊人好好哦,又帅又有钱又,那么长情,要是能喜欢尤长靖就完美了。林彦俊这么处女座的一个人居然能因为暗恋对象让一只兔子上他的床,这要是在公司说出去绝对没人信好吗?!



尤长靖带着酸楚的心情准备和林彦俊第一次同床共枕地入眠,但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在这么晚给林彦俊打了个电话,他能感觉到接起电话的林彦俊有些烦躁。



“喂,你是谁?”林彦俊不耐烦地按了个免提键,要是骚扰电话他绝对想冲过去送那个人一拐。



对方那头传来了尤长靖已经听了快一晚的声音,陆定昊居然会打电话给林彦俊,自己的闺蜜难道也背叛自己了?要不要这么惨?



“林彦俊,我是陆定昊啦。就我帮尤长靖请几天假哦。”陆定昊的语气有点急,从电话里还隐隐约约传出jeffrey说不要咬电线之类的无厘头对话。



“尤长靖怎么了?”林彦俊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三更半夜打电话来帮别人请假,难免不会让人想歪。



“没什么事,就是人太累了想休息一下。他又不好意思和你说,就只能我代劳了。”



陆定昊此时看着不知道怎么完全无法交流上蹿下跳还试图啃桌角的尤长靖束手无策,还要顶着压力和酷哥林彦俊周旋。



“我知道了,但我希望尤长靖能亲自向我请假。”林彦俊的拳头不自觉地攥紧,果然陆定昊还是一样的让人讨厌。



“他太累了已经睡着了,等他醒了我会和他说的。就这样,你早点睡,再见。”陆定昊迅速地切断了电话,连忙和Jeffrey一起把尤长靖带上了车带回了大房子。



窗外暴雨再狂澜,淋不湿屋内的你,我是暴雨,你还是你。



林彦俊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木子洋曾经在毕业时对刚入学的灵超读的诗句。当初自己嘲笑木子洋是青春文学读多了,现如今木子洋这场暴雨早已经将灵超淋得湿透透的,自己却连个雨点都不敢下。



“小柚,你今天不是总喜欢叫吗?来叫一声,叫一声我就去光明正大地追他了。”林彦俊扯了扯兔子的耳朵。



我才不会叫咧!你死心吧!尤长靖想要自私一次。



“没叫哦……”林彦俊叹了口气,“那小柚,我假装你是他表白一次好了,也算我说过了。”



尤长靖默默地在心里抢先对林彦俊说了句,林彦俊,我喜欢你。接下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假装是你对我说的。



“尤长靖,我喜欢你。”



尤长靖一下子懵了,林彦俊喜欢尤长靖?自己不是单相思?接着尤长靖兔子发出了尖锐高频的叫声。



林彦俊!你快去追尤长靖!老天爷我不要做兔子了啦!



林彦俊没想到兔子可以叫出这么高的音,不由地露出了笑容两个酒窝也浮现了出来。尤长靖,等着我。



 




尤长靖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我还没看够林彦俊的帅脸啊,我还没有窝在他怀里睡觉啊!



“他都啃了快一麻袋的胡萝卜了,”陆定昊看着趴在地毯上抱着胡萝卜的尤长靖无可奈何地说道。



“那换个卷心菜给他?”Jeffrey觉得比起刚到家里四处乱窜的尤长靖,现在啃胡萝卜的人还挺好的,“胡萝卜不贵的。”



陆定昊听完差点没背过气去,他是担心尤长靖把自己吃穷吗!他是担心尤长靖撑死在自己家里,自己怎么和警察解释啊。



尤长靖醒过来发现自己的视角又不太对,这个屋子自己好像也没来过,难道林彦俊有好几处房产?还有为什么自己感觉肚子涨得慌?



“我们要不要把尤长靖送医院呀,他这样不会被留下来解剖研究吧?我没勇气再去和林彦俊请假了……”陆定昊现在回想起林彦俊冷冷的语调还后怕地往Jeffrey怀里钻,“果子是你带回来的,你会不会也被抓走问话呀。”



“陆小芙!你居然还在担心你男朋友会不会被抓走问话!你没想过怎么拯救你最好的朋友我吗!”



“咦?你不啃胡萝卜还会说话啦?”陆定昊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诶,我居然变回来了?"尤长靖惊喜地站了起来,174的视野就是这么的广阔。



可怜的陆定昊同学刚想去拥抱恢复正常的尤长靖同学,就被按在沙发上教训了一顿。过程中jeffrey细心地把尤长靖周围的可能致命的凶器都挪开了。



“Jeffrey,你快帮我控制住尤长靖,我觉得他可能还没有恢复正常!”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两个人终于坐了下来,Jeffrey看到事态得到了控制也贴心地上楼给两人留下交流的空间。



“你不知道你之前的行为就像一只兔子!真的没白瞎你两颗门牙,看到我这红木沙发腿上的牙印吗?就是你给啃出来的。”



“emmm,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刚刚还真的变成了一只兔子。”尤长靖想到林彦俊半裸且温柔的样子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而且还是林彦俊养的兔子。”



陆定昊觉得今晚自己接受的打击颠覆了他过去二十多年所接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他可能需要一瓶速效救心丸。



“而且林彦俊好像也喜欢我。”这个认知让尤长靖觉得陆定昊弄得这个乌龙也不是很糟糕,就是总打出胡萝卜味的嗝有点难受。



“尤长靖,那个果子是不是让你产生幻觉了?”陆定昊心有余悸地看着尤长靖,生怕他下一秒又变个什么动物,万一变个猛兽类型的岂不是要把自己撕了,“林彦俊一个出了名的有洁癖的人会养兔子?”



“唉哟,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啦。但感觉就是很真实啊,他还抱着我上床睡觉诶。”尤长靖比划着林彦俊的床有多大多软,“而且我甚至还听到你给他打电话帮我请假哦。”



“我就在你旁边的时候打得电话你可能是记忆错位了。”



“但我记得我是从林彦俊那里听到的电话诶,他那时候语气超凶的。”尤长靖试图证明自己所经历的不是幻觉,“我记得他还和你说什么希望我亲自去请假,那时候我都怀疑他看到我会打我一顿咧。”



陆定昊彻底相信了尤长靖,毕竟林彦俊回自己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开免提,那果实实在是太crazy。



“别说了我相信你了,”尤长靖变成兔子肯定是因为吃了那果子,那为什么会变成林彦俊的兔子的原因陆定昊不得而知,“你吃果子的时候心里有没有想什么?”



“我想的是你怎么这么抠就给了两小个果子,而且那个果子好难吃哦。”尤长靖似乎现在还能从满口的胡萝卜味中回忆起那股酸涩。



“你有许啥愿不?”



尤长靖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我希望能和林彦俊关系亲密一些,然后最好他也能喜欢我和我在一起来着的。”



陆定昊觉得自己现在可以从哆啦a梦的剧本跳跃到名侦探柯南的剧本,十分想说出那句真相只有一个的台词。



“变成林彦俊的兔子,那只兔子是不是很林彦俊算是比较亲密的关系。”陆定昊示意尤长靖继续听自己说下去,“你应该是知道林彦俊喜欢你这件事不久之后再变回来的吧,按照正常的发展你们互相喜欢之后时不时就会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尤长靖有力地点着头。



“天哪,那果子这么神奇的吗?你还有剩下吗?”陆定昊蠢蠢欲动。



“不好意思哦,就两个我一口就吃了。”



“算了,我现在有Jeffrey和大房子了,没啥别的想要的了。”陆定昊觉得自己才是人生赢家,还帮闺蜜的感情生活助攻了一把,“楼下有客房你随便找一间睡吧,我上去睡觉了。你不知道你把我们好一顿折腾,另外你的办公室也被你弄得一塌糊涂,到时候记得自己找理由善后。”



尤长靖躺在床上回想起今天的闹剧带着满足的笑容进入了梦乡。林彦俊,明天见哦。


 


 



陆定昊本以为尤长靖昨天折腾了一晚上而且自己好心好意帮他请了假,他怎么也要睡到中午才会起床。可谁知下楼后陆定昊就看到了桌上的早餐和留的便利贴。



【to 小芙:感谢你和你家大房子~早餐在桌上记得吃哦。】



还算他有良心。


 


 



急急忙忙跑到公司的尤长靖看到办公室的惨状,思考着是告诉同事昨晚有个神奇的龙卷风袭击了公司还是能收拾多少算多少比较好。正想着就听到了公司大门被打开,尤长靖感觉看到了一团黑气扑面而来。



“你不是请假了吗?还有这办公室怎么回事?”林彦俊似乎是起床气还没消,说话很呛。



尤长靖瘪着嘴嘟囔,不是说要追我吗?怎么还是这么凶?



“说话不会大点声吗?”林彦俊不会承认是自己看到尤长靖脖子上的青紫斑驳的指印而生气。



“我说我会打扫办公室的!”



林彦俊没吱声,弯下腰拿着垃圾桶开始捡散落在地上的文稿纸。尤长靖不作声也开始收拾起残局。办公室中只有桌椅碰撞的声音,两人没有半点交谈。约莫两个小时之后,接近了正常上班的点,办公室终于恢复了原来的样貌。



“林彦俊。”



“嗯?”



‘谢谢你。“尤长靖毫不吝啬自己灿烂的笑容。



”不用,“林彦俊指了指尤长靖的脖子,”以后留下这种痕迹最好穿个高领,在公司影响不好。“



尤长靖拿起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脖子,可疑的指印和红痕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诶哟,你不要误会哦。这个是昨天出了点小状况,陆定昊和他男朋友弄得啦。“尤长靖见林彦俊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你生气了哦?“



林彦俊觉得自己都快气炸了,自己暗恋的对象宁愿去搞3p都不愿意考虑考虑自己吗?!



”没有,只是没吃早饭。没想到你玩的这么开。“林彦俊说完就后悔了,他怎么玩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有什么资格评价。林彦俊板着脸转身走向总经理办公室,他怕自己会直接在尤长靖面前爆发。



尤长靖没想到林彦俊居然这么想自己,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委屈地眼眶都红红的,配上两颗门牙更像一只兔子了。他一把拉住了准备离开的林彦俊,没想到林彦俊会试图甩开他的手,他想都没想直接从背后抱了上去。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不能误会我。“尤长靖鼻间是林彦俊的味道,埋在林彦俊背后的声音也是闷闷的。



林彦俊没想到尤长靖会直接抱上来,心跳猛然加速,他只求尤长靖别察觉出自己现在的紧张。最好的掩饰就是gin住自己的酷哥人设。



”和我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啊。“尤长靖管不了这么多了,要是真的互相喜欢谁先告白又有什么差别,”毕竟我单身这么多年,直接被你误会成了随便和人乱搞当然有关系啊!“



”那你没有喜欢的人吼。“林彦俊趁机套话。



尤长靖还紧紧抱着林彦俊没有撒手,毕竟不看着他的脸告白的话说出来压力没这么大吧。



”我有喜欢的人,喜欢他很多年了。“昨晚才知道他也喜欢我很多年了。



林彦俊庆幸自己是背对着尤长靖的状态,不然尤长靖会看到本来阴转多云的脸现在直接变成了极端气候。



”好巧,“林彦俊说的咬牙切齿,”我也喜欢一个傻子很多年了。“



”是我吗?“尤长靖小声地求证。



林彦俊叹了口气,仿佛漏了气的皮球,原来自己在尤长靖面前一直就像个小丑一样。



”是你。听到我亲口承认满意了吗?“原来伤心至极是面无表情的,”祝你和你喜欢的人能早日在一起。“原来自己也是会说出这种虚情假意的祝福。



”特别满意,“尤长靖乐地蹭了蹭林彦俊的后背,”我和我喜欢的人马上就能在一起了呢!“



林彦俊深呼吸告诉自己,就算得不到尤长靖也不能对他使用暴力。



”林彦俊,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了你五年了,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林彦俊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



尤长靖等的着急了,以为林彦俊后悔了,松开了手跑到林彦俊面前想当面要个回答。



”林……林彦俊……你……你怎么哭了……“



林彦俊一把将尤长靖搂在怀里,抱得死死的。



”尤长靖,你现在就是林彦俊的男朋友了。你没有机会反悔了。“



尤长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把下巴搁在林彦俊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轻声说:”这辈子都不会反悔的。尤长靖终于美梦成真了。“



”咳咳,这是什么情况?“一脸懵逼的范丞丞走进公司就看到自己的领导和新来的员工抱在一起你侬我侬的样子。



”干嘛!没见过谈恋爱啊!“尤长靖红着脸大声说,边说边把林彦俊往总经理办公室拉。



范丞丞被训的更懵了,突然好想justin哦。



”谈恋爱吼。“林彦俊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笑着说。



看着林彦俊的笑脸,尤长靖没管住自己的嘴,夸道:”林彦俊你笑起来好帅哦,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心中的TOP 1。“



”你笑起来也很好看,像天使一样。“林彦俊发誓这不是商业互吹。



”我可以戳一下你的酒窝吗?“


”可以啊,我的男朋友。“
FIn


评论
热度 ( 10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