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兄弟(5)

小羊家的咩咩:

(1)(4)




“我有点想找个女朋友。”


林彦俊说。


有点。


想找个。


女朋友?


尤长靖刚刚还被炸鸡的香味填满的脑中刷拉拉划过他们父母教导他们不要早恋的场景,又划过初中的那个篮球场听见了背后的女生说林彦俊好帅的尖叫声,划过那件消毒水味的医务室,划过那个随风摇动的小竹林和凉凉的碎碎冰,划过那一次次的吻。然后那些情景也都随风而逝了。


高中了。


是该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好,我不会告诉爸妈的。”尤长靖努力去维持自己脸上的笑容:“那你得找个可爱的女孩子。”


林彦俊说好。


--


一年有十二个月。可是亲吻肯定不止十二次。


林彦俊你女朋友呢?尤长靖被抵在自家卧室门上亲吻的时候忍不住想。


你不是要谈恋爱吗?


“我有谈啊,只是分手了而已。”林彦俊说得理所当然。


“你谈恋爱还亲我”


“又不矛盾。”


是不是当那一天到来,这种疯狂的关系才能够真正划上一个句号呢?尤长靖认为自己期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因为他总是不敢去面对那份温存的,他只能期待对方不再继续,那么他就可以结束得心安理得。他就能去把自己十年前犯下的那个错误的吻彻底地得到救赎,然后开启一段希望可以是崭新的人生。


可是那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却仿佛成了尤长靖噩梦的开始。


林彦俊高三的最后一次家长会,两位一年到头忙到爆炸的父母还是在国外回不来,尤长靖没办法只能来参加。听完校长激情洋溢的讲话,他走在5月已经有点炙热的风中双手抱着一大堆的所谓心理辅导资料,从多媒体教室走去高三教学楼。


原来自己一年前让林彦俊帮自己去家长会签到是这种感受。尤长靖想。


实在是时间过得太快,尤长靖已经在隔壁的大市里上了一年大学,林彦俊马上也就能毕业了。这一年的日子比起以前更加疯狂流逝,他认识许多新朋友也加入了社团活动,大学第一年总是渴望玩闹的,而事实证明也只有第一年适合去玩闹。


可是与此同时他回家的次数变少了,本来每天都能遇到的熟悉的风景现在变成了一周一次——甚至一个月一次。他不怎么和林彦俊用什么视频通话,更多时候是父母的通话把他们俩连到一起。尤长靖每次回家家里也只有林彦俊一个人,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林彦俊说要找女朋友说了一年,可能也是付出了行动去找了了,可是尤长靖一次也没看到过。


还在找女朋友?


还是已经在认真学习了呢?


不过……尤长靖翻了几页林彦俊的成绩单,迎着有些耀眼的阳光去眯着眼睛认真地看,成绩还是可以的。如果按照这个成绩来看,考尤长靖的大学是没有问题的了。


尤长靖有点小高兴,同时又有点小担忧。他不应该去约束林彦俊的。当他去下意识地问林彦俊想不想考他所在的大学的时候,林彦俊说“好”。当时尤长靖确实很高兴。可是高兴过后他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


人总是要各分东西的,就连兄弟也没有例外。他们可以在一个初中,一个高中,可是在一个大学太难了。


何况也没有必要啊。


大家都有各自的路要走。


轻车熟路走到高三教学楼,有几个当时的小学弟学妹还认出了尤长靖和他打招呼。其中一个尤长靖认识,是林彦俊同班同学。


“又来帮你弟弟开家长会啦?”


尤长靖笑着点头,往班级里望了一圈没有看到林彦俊:“林彦俊呢?”


可没想到对方的表情一下子有点僵硬。只见那个男生挠挠头说:“额……林彦俊他……”一边欲言又止一边眼睛忍不住地往走廊尽头瞟,“我也不知道,他刚刚出去了。”


“哦~没事啦我去找找。”尤长靖道了谢,意识到事情不简单。又问了几个人,都不和他说林彦俊去了哪,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不说,尤长靖只能自己去找。


他抱着那些单子往走廊深处走,特地为了今天换上的新板鞋随着离走廊尽头越来越近而声响越发被扩大,尤长靖低下脚步继续往前走。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不太对劲,可是另一个声音又告诉他林彦俊就在那里。


走廊并不是死路一条,只是那边拐进去是器材收纳室,一个月开不了几次门的地方。尤长靖怎么会不知道呢,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因为林彦俊曾经在那里悄悄地亲吻他,在一个午休的时间,他们偷偷地跑出来,没有人能够看到。


就和今天一样,没有人知道林彦俊去了哪里,但是尤长靖觉得林彦俊会在这里。


尤长靖跨过最后一个需要转过的角落,然后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高兴地捏紧了那些材料快步走上前,“林——”


其实尤长靖什么声音都发出不了,也没有发出,那边,他眼前,墙边的是两个交叠的身影而不是一个,他弟弟林彦俊的手臂里环住了一个女孩子,暗沉沉地看不清楚,然后——他们的头靠得很近很近。用脚趾头都想得出他们在干什么。


尤长靖被钉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想起的那个午后还没有被他从脑海中赶走,这次的视觉冲击却和那次有了完美的重合。他甚至可以从脑子里完美地提取出那个在耳边回荡的低声细语——


“闭眼。”


然后唇瓣上温热的触感使那一天也能在他心中珍藏。


可是这一切突然就在这一秒钟破灭了。


眼前的一切在摧毁颠覆尤长靖的感知,他收不出颤抖的瞳孔更收不住他内心的不安与彷徨,两只脚不受控制地往后退,再退。他退得小心翼翼,直到他的后背硬生生地撞上了嵌在墙上的防火栓箱子,空气中猛地爆出哐当一声巨响。


那两人的动作也突然停止了。


尤长靖仿佛一只误踩了猎人陷阱的小白兔,脸唰白一片。他手里的资料刷拉拉地从怀里掉出来,带着墨影的纸散到地上。


那个女孩被吓得不轻,从林彦俊身边挣脱开,看都不看尤长靖一眼就从旁边捂着脸跑走了,几个匆忙的脚印踩在那堆资料上。


林彦俊也听到了这一声巨响,他慢慢收回撑住墙壁的手,然后转过去,直起身,视线与尤长靖对上。


林彦俊只是静静地看着尤长靖。


那种眼神里什么都没有,无论是喜怒哀乐都没有,那双黑色的,暗无生气的眸子只是紧紧地从那边投过来锁在尤长靖身上,让他觉得自己身上扎了无数根深深浅浅的针,每一个毛孔都痛的要死。一股仿佛从地狱之下冒上来的寒气从脚底直直地上升,漫过他那颗明明跳得急促而无序,却又快要僵化的心。


他第一次感觉对面那个林彦俊好像已经不是林彦俊了,因为那是在太过陌生,太过不实际,太过于让他——害怕。


让他恐惧。


身体下意识的颤栗和虚张了几次的嘴,最终尤长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好在这种无力感没有持续很久,那种眼神很快就消失了,他弟弟还是回来了。


林彦俊叹了口气从那边走过来,站在尤长靖眼前很近很近。威压感重新漫上尤长靖心头,他有点不敢抬头去看林彦俊了。


“哥。”所幸林彦俊的声音还是温柔的。


“别动。”


尤长靖已经几乎不能呼吸,他感受到那个手掌按上他的肩这让他不受控制地颤抖,他把他手里仅存的几张纸捏得更紧,眼睛在对方的鞋上乱瞟,一双黑色的匡威让他翻来覆去看了十几遍,然后他换了双鞋开始瞟自己脚上那双白色的。


刚刚那个女孩的鞋也是一双白色的匡威。


那颗黑色的五角星确实是在自己眼前闪过去的。


“你那么紧张干嘛。”林彦俊笑了,他的右手绕过尤长靖的胸,温柔而又缓慢地去把那个卡在防火栓里的卫衣线抠出来,放回尤长靖胸前,然后顺便调了一下长度。


尤长靖松了一口气。他有一瞬间真的觉得林彦俊又要……可是理性告诉他不可能。


“你把我成绩单都扔地上了。”


“我不是故意的……”尤长靖下意识地说。


“啊?我又不可能在怪你。”林彦俊蹲下身去捡那些材料,“搞得好像被人撞到谈恋爱的不是我是你哦。”


尤长靖脑袋里全都是大大的“谈恋爱”三个字。


他表面装得冷静甚至有些插科打诨:“那个女孩子还蛮可爱的。”


可是他伸出手去捡过来的纸都放在手里攥出深浅不一的印记,乱成一团。


“你女朋友?”他问。


林彦俊耸了耸肩:“算是吧。”


“多久了?”


“……几个月吧?没多久。”


“你要高考了……”尤长靖闷闷地说。


“没事,我会处理好。你手里不是有我成绩单吗?”


“现在是还好啊,就怕你到高考的那几天……”尤长靖不自觉地去把声音提高。


“你不用担心我。……我保证,不会影响的 。”林彦俊说得很笃定,仿佛他真的是想要认真地去谈这场恋爱。可是林彦俊越把这个承诺得深刻一些,越把他内心的那种对这段恋爱额认真说得重一些,尤长靖就感觉自己内心那种压得他缓不过气的黑暗物质就多扩散开了些。


他感觉自己心里堵得慌。


当初发誓不告诉父母林彦俊要早恋的是他,希望林彦俊能够因此而忘记他们两人之间过于扭曲的的兄弟关系的也是他,可是现在真的看到这一幕幕场景发生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内心不断涌出的黑色的欲望将他的心不断拉扯,想要林彦俊马上分手的也是他。


兄弟真的是一种枷锁。


这种枷锁在小时候把他们密不可分地锁在一起,可是当他们长大了,这种枷锁让他们没有办法再去接近对方。尤长靖知道这一天或早或晚都会到来的,可是他真的有点不想放手。


他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巧妙地摧毁这场早恋然后充分隐瞒自己真实目的的理由,这会让所有的所有回归正轨,然后把尤长靖定位成一个真正照顾弟弟防止弟弟早恋并且鼓励弟弟学习的好哥哥。尤长靖其实打这个如意算盘早不是一两天,只是他一直对某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于是尤长靖说:“好吧。但是你成绩一旦掉下来——”


“不会的。”林彦俊打断他的话,然后被尤长靖拿着那堆纸拍了一下手臂。


“不要打断我说话!”尤长靖恶狠狠地说,“你成绩一旦掉下来,你马上就要和她分手。知道吗?不然……不然我就告诉爸妈了。”


其实哥哥本没有让弟弟分手的权利的。说得极端一点,父母也没有。


但是林彦俊还是乖乖点头了。


--


其实林彦俊的嘴根本没有碰到那个女生,他只是想试试而已,而且他赌尤长靖绝对会到那个走廊去找他。女朋友确实是女朋友,林彦俊从来没有去欺骗她们的打算,也和她们说好就是先试一下。


林彦俊早就发现了尤长靖的反常。


他承认那次小树林的旁边是他有私心没有拒绝,可是在林彦俊的心里他也不想把这件荒唐的行为全部怪罪于自己。要是尤长靖在那几个晚上把他从床上拉到他们爸妈门外去听一些现在看来激起人羞耻心的东西,事情怎么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呢?


林彦俊也想过要放弃,所以当他看到那次暴雨中的粉色花朵时他开始尝试他的放弃。当他说他要谈恋爱,他明显感觉到尤长靖的情感波动,尤长靖自以为能够瞒过他,但是林彦俊看得一清二楚。那个有些尴尬的笑,和画蛇添足般说的“那你要找一个好看点的哦”,都充分体现尤长靖内心的虚与委蛇。


然后林彦俊就去尝试了。


他喜欢盯着人看,也不是没遇到过几个特别合他审美的女孩,其中也有几个他看得出来也是喜欢他的,那么高中生的恋爱似乎就可以开始了。林彦俊看上去一直谈恋爱,但是实际上没谈过恋爱。然后他和女孩悄悄在餐厅碰头一起吃饭,偶尔在高二开始的晚自习手牵着手在学校宿舍区的小花园走来走去,还要躲避那个教导主任的手电筒。


女生很可爱,一直给他带自己做的小饼干吃,尽管没有那么好吃。那天开家长会,所有老师都在多媒体教室,他和女朋友跑到教室外面栏杆旁外面聊了很久的天,女生笑起来其实有点像尤长靖——林彦俊及时把这个念头收回去。


女生手里拿着新的一袋小饼干,那个半透明的封口袋上面印满了粉红色的爱心,里面焦糖色的饼干一块一块地叠的整齐。封口袋上面那根淡蓝色的丝带被扎成一个完美的蝴蝶结。


“给你。”


林彦俊今天却没有接过去的打算。是的,他其实打算和她友好分手。


说实话林彦俊根本没觉得自己在谈恋爱。什么你来我往的眼神交流和微小动作中包含的温情他都没尝到,什么两人独处时的心跳加速和手掌相扣时的血液升温他也没有体会到,他更像是在体验一种不好好学习的感觉,尽管他本来也没有怎么去认真学习,所以他实际只是把他本来用来发呆的时间用来谈恋爱而已。


女孩见林彦俊没有去接的打算,大概也是懂了林彦俊什么的意思的。毕竟有没有爱这种事情,时间一久了就看得很清楚。


“其实我——”林彦俊实话实说。


“没事啦别那么沉重,”女孩把饼干收回去,笑了:“既然体验够了,那就结束好啦。”


林彦俊很欣赏这个女孩的豁达,这个时候他看见远处的阶梯教室里陆陆续续有学生家长往外面走,他意识到尤长靖马上要来教室了,于是他下意识扒着栏杆探出头去看。


“那我们分手之前……你可不可以亲我一下呢?就一下啦。”他听见旁边女生问他。


然后那个自己熟悉的身影正抱着一堆资料穿了一件熟悉的黄色卫衣往教学楼这边走。一个大胆而又周密的计划在一瞬间完成。就算——就算尤长靖没来,他觉得如果一个吻的尝试能够能让自己的脑子也清醒一下那也足够。


于是那一幕就轰轰烈烈地发生,他看着尤长靖的那个逆着光的身影和手里纷纷扬扬掉下的纸,也是在那一刻他真的意识到——


现在想要结束一切,已经太晚。




*下一章缓缓缓缓更

评论
热度 ( 699 )
  1. Flora小羊家的咩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