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长得俊】天随人愿 05

我希望我喜欢的人,能拥有世间最好的恋人

想吸猫养狗开间面包店:

天太热了,要化了,所以语无伦次:)


再一次OOC预警!(为什么我每次都觉得要发的这篇很烂……)


前文戳这里


一个英俊的目录


01


尤长靖从睡梦中惊醒时,是凌晨四点四十,和他以往的每一个噩梦都一样,他坐在一个陌生的教室里,桌子上放着一张天书一样的数学卷,爆炸头的数学组组长盯着手上的表。


 


“还有十五分钟,请考生把握时间。”


 


而他的卷子,还有一半是空的。


 


林彦俊动了动,眯着眼睛,声音闷闷的。


 


“你怎么了?”


 


“我梦到我在三模。”


 


林彦俊突然没了动静,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起身开了灯,给热水壶灌了水插上电源,从小冰箱里取出一桶鲜牛奶。


 


“你肚子饿了吗,林彦俊?”


 


“你肚子饿了。”林彦俊把杯子从开水里捞出来递给尤长靖,“喝了热牛奶会好睡一些。”


 


尤长靖捧着杯子,嘴唇上挂着牛奶留下的两撇山羊胡。他眼睛滴溜溜转了转,“我还想吃面包。”


 


“昨天你助理刚给你买的紫米面包。”尤长靖补充道,“看着就很好吃。”


 


“吃太饱就睡不着了。”林彦俊从纸箱子里捡了一个面包丢给尤长靖,“现在才五点。”


 


尤长靖扬眉,从一旁扒拉出剧本对林彦俊说:“我们来——对台词!”


 


林彦俊只装作没听见,岔开话题道:“我记得你三模的时候,理综考得特别差。”


 


尤长靖一愣,撅起嘴说:“173!都没有超过我的身高!”


 


“你很爱哭哦。”林彦俊说。


 


“三模哭的明明是你啊。”尤长靖说,“你理综也才180。”


 


“嗯……是我吗?”


 


“是你啊,老师把你叫去办公室骂了一通,说你要是再这样下去,就只能和尤长靖一样眼看一本无望,二本凑合……”尤长靖锤了林彦俊一下,“自己奋发图强还要拉上我,我妈都心疼我学习那么辛苦。”


 


“你说的,别人越是觉得不可能的事情越是要加倍努力去实现,即使跌倒,姿态也可以很豪迈。”


 


“我还说过这样的话?”尤长靖把最后一口面包统统塞进嘴里,口齿不清地问道。


 


“嗯。”


 


“不过没关系啦,最后我们都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啊!”


 


林彦俊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只要结果是美好的,过程曲折一些没关系?”


 


02


等待七点半闹钟响起来这段时光里,林彦俊和尤长靖坐在落地窗前,捧着平板看尤长靖很久以前的访谈视频。


 


林彦俊看看屏幕里的人又看看身边的人,大手挠着尤长靖的头,“你竟然瘦了这么多。”


 


“我最瘦的时候只有七斤。”


 


“好,你只有七斤。”


 


视频里的尤长靖还是一个学生,也不知道粉丝是什么来头,这么神通广大把黑得不能再黑的黑历史统统扒了出来。


 


视频里女主持有心捉弄这群货真价实的小鲜肉,故意问起你们喜欢什么样的人。


 


俗烂问题自古皆同,多少年了都没问出心意。若是放在如今,恐怕他会回应最喜欢粉丝,感谢粉丝支持的标准答案。


 


可是那时候的他还不晓得这些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不甚清晰的画面上,腼腆的少年与现在似乎无二。


 


“我希望我喜欢的人,能拥有世间最好的恋人。”


 


林彦俊轻快的声音传到了尤长靖耳边。


 


“你喜欢的人,当然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恋人。”


 


03


陆定昊碍于尤长靖的“淫威”,把男女二号的感情线改的乱七八糟的,很乱,自从尤长靖被临时抓过来顶替摔破相的男演员出演剧中男N号之后,剧情就更加扑朔迷离了。


 


尤长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戴着金边的小圆眼镜,撑一把长伞。陆定昊指着尤长靖说:“我说他最适合演肥头大耳的知识青年吧!”


 


林彦俊当时手里端着道具枪,冷着脸将枪口对准了陆定昊。冷面杀手,不过如此。


 


“我……就说说的。”


 


女二号看着编剧刚塞给她的最新版的剧本,气得把刚做好的发型都给抓乱了。初稿的剧情是男二女二作为乱世之中的有志青年,因为任务而假装情侣,不料萌生了革命情谊,在家国和儿女情长之间摇摆不定。现在的剧情已经变成了高大英俊又冷酷的男二被女二一见钟情,因为执行任务而相识,然后感情线就变成了女二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还有炮灰男N号,明明是与男二理想政见不统一的酱油党,怎么莫名其妙有了点惺惺相惜既生瑜何生亮的错觉?


 


最新剧情,全是林彦俊和尤长靖的对手戏。飘雨黄昏,接到女二电话相见的男二如约而至,遇到却是执伞伫立风中的男N号。


 


国将不国,江山都要落入他人之手,谁的主义是真理,有何意义?


 


兵临城下,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


 


“没必要在雨中吧。”林彦俊一眼看穿尤长靖故意洒水。


 


“你们家粉说你被雨淋,被水泼了之后特别好看。”尤长靖莞尔,“需要我给你打伞吗?”


 


陆定昊扶着脑袋,对李若天说:“我怎么有种我们片子会不过审的感觉?”


 


“不会啊,挺正能量的呀!”


 


“你瞧瞧那边正经谈恋爱的男一和女一,你再瞧瞧这边……理想抱负大相径庭的……男二号和男N号!”


 


“下一场,女二号不是要出来‘拨乱反正’了吗?”


 


陆定昊叹了一口气,“可她也要挂了呀。”


 


人物设定天翻地覆后,男二号的每一场戏都是在淡然地为自己安排后事,以身许国。下面要拍的,是痴情女二号在两拨人开战的时候为救军装美男,光荣牺牲。


 


死就死吧,总比让编剧后面写一个生不如死的结局来得痛快。


 


女二盯着剧本上那一串省略号,小声咒骂道:“都要死了,连个假话都没有!”


 


她嗝屁前一句话是“你既已许身家国,又何以许我”。


 


准备开拍前,林彦俊和女演员还有尤长靖坐在一堆对台词。


 


尤长靖不小心抢了女二号嗝屁前的那句台词,女演员还没来得及抗议,只见林彦俊的目光越过了她,温柔地停在尤长靖身上。


 


“一百多斤,许国亦许卿。”


 


04


一路删删改改的狗血电影,先是女二号中途莫名其妙领便当,再有男女主角无端被抢戏,到结尾都快要发展成霸道军官与斯文老师不得不说的往事。


 


饶是如此,还是有一堆少男少女,看到预告片里帅到流鼻血的林彦俊,迫不及待地买了票去看电影。


 


花痴的,掐架的,我同学的大姑家二表哥的远房表妹的前男友早就爆料过的,影评区影除了缺影评什么都不缺,没多少人在乎他是烂是文艺,焦点早就转移到片外。


 


掐架的:XXX!昨天我们还一起骂林彦俊下饭呢!你还多吃了两碗饭!今天你居然转了CP粉!不可原谅!


 


XX!说好了要一起黑尤长靖一辈子的!少一分少一秒都不是一辈子!才两年你就不干了!还去看人家电影捧场!


 


花痴的:看脸党表示舔得非常满意,你们一边掐去不要挡着我的脸!


 


还有偶尔飘过来的“我赌两毛钱,昨天首映礼上林彦俊看不见的手在尤长靖腰上”,被淹没在一片“我出五十做了你”的人民咆哮的汪洋之中……


 


05


赋闲在家休养生息的尤长靖又打上了鱼的主意。


 


林彦俊好久没去实验室,再去的时候,早已经换了好几拨人在那里养鱼。


 


以前常常被怼找不到女朋友的师兄,明年就要结婚了,他手里拎着上午刚钓回来的鲫鱼说:“有对象了吗?娱乐圈那么多高颜值的!”


 


“没有。”林彦俊从他手里接过鱼,“师兄,鱼我就带走了吧。”


 


“给你给你,手刃过多少小动物,别不敢下手呀!”师兄说,“有喜欢的就去追嘛!会养鱼会演戏的帅哥啊,还愁找不到对象吗!”


 


“师兄我走了。”林彦俊挑起一边的嘴角,“你养鱼的桶我也带走了。”


 


“去去去——桶也别还回来了,免得我颜值第一地位不保!”


 


林彦俊坐在车里,看着桶里活蹦乱跳的鲫鱼,给尤长靖发微信:“我猜你想吃鱼了,老同学。”


 


尤长靖站在厨房里,系着尤妈妈从家里带过来的小碎花围裙,娴熟地拿刀背将鱼拍晕在案板上。林彦俊盘腿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划拉着手机看他们电影的影评,而后又点开了那条尤长靖的黑历史。


 


“我希望我喜欢的人,能拥有世间最好的恋人。”


 


尤长靖这些年没什么长进,连扫大街那种水平的都没找到。


 


林彦俊呢?他也没什么长进。用了好多年的时间,成了那个人微博里的相关用户,百度里的相关搜索……


 


回忆荒唐得让人笑出眼泪,林彦俊放下了手机,起身走进厨房。


 


“我觉得这世界上还是你最好。”林彦俊说,“请你勉为其难,履行当时的诺言。”

评论
热度 ( 3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