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长得俊]私人拥抱(4)

明糖:

1 | 2 | 3


-------------




4


尤长靖第二天就搬进了林彦俊给他安排的公寓。


搬家之前他跟林超泽谈过。林超泽问他考虑清楚没有,尤长靖想了想说,没怎么考虑,但还蛮清楚的。


林超泽叹口气,难得没有奚落他,低头整理文件。


离开时尤长靖想起什么,问林超泽:“林彦俊跟我们公司什么关系?”


林超泽一愣,镜片闪过一道白,问:“什么意思?”


尤长靖眨眨眼,又笑了:“没什么啦,随便问问。”


林超泽看了尤长靖一会儿,扬扬手:“你的行程照旧啦,不要以为可以趁机偷懒。”


尤长靖搬着两个大行李箱进公寓,接他来的两个黑衣人面无表情,一句话也不讲,让尤长靖有种被绑架的错觉。


公寓电梯是独立入户,两个人帮尤长靖放好行李,交了门卡,问他还有什么需要。


尤长靖想了想说:“有诶。”


黑衣人之一立刻挺直脊背:“您有什么吩咐?”


尤长靖脸色严肃,声音却轻柔:“你可以对我笑一下么?”


黑衣人之一慢慢涨红了脸。旁边的黑衣人之二没忍住笑。


尤长靖对黑衣人之二笑了:“你很好。”


又转脸向之一:“你不OK哦。”


送走了两个黑衣人,尤长靖开始整理房间。他带来的日用品不多,都是用惯了的旧东西。调料和食材占了大多数。公寓的冰箱很大,厨房宽敞功能齐全,尤长靖十分满意。


他一边整理一边拿出一个厚实的笔记本,写上今天的日期,又记下自己拿来的东西。收拾一间屋子就写一点,到浴室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除了几盒陆定昊扔给他的面膜和一瓶大宝SOD蜜,几乎没什么保养品。


尤长靖想着自己如今好歹是被黑帮老大包养的马来西亚小鲜肉,不能显得太寒酸,立刻发信息给助理要来一个扫货list,又开微信给林彦俊发消息:


求救!需要一张不会透支的信用卡。


对方在5分钟之内回了一串数字过来。


还有一句话:我晚上过去。


尤长靖大方豪迈地用林彦俊给的卡号付了账,又给林彦俊发了几颗动都不会动的小红心。


公寓很大,就算东西不多,他也里里外外忙了整个下午。转眼窗外已是华灯初上的L城夜景,尤长靖赤着脚站在落地窗边,看不远处的连生港,海景壮阔斑斓,一尘不染的玻璃镜面上映出他与街灯错落相容的倒影,蜜色瞳孔,合拢的唇,不泄露半点情绪。


这是尤长靖来L城第二年,站在这个城市地段最优越的高级公寓里看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连生港夜景,是福是祸,难说。


玄关传来叮然一响,尤长靖转过头,蜜瞳里已盛满笑意。


“你来了。”


林彦俊走进来,恰与他四目相对。尤长靖觉得对方好像有片刻失神似的凝滞,很快恢复自然。


林彦俊点点头,又嗅了嗅。


尤长靖啊了一声,往厨房里跑:“很香吧?我炖了鸡,你吃过饭了么?要不要一起吃一点?”


林彦俊沉默着看尤长靖忙里忙外,端汤上桌。那人的喉结从食物出锅起就欲盖弥彰地动来动去,明显已经馋到难以自持,还急吼吼地边盛饭边准备调料:


“你到底吃不吃啦?”


林彦俊坐到桌边,直接夹了一块鸡腿。


还在倒辣酱的尤长靖只听见脚步声没听见回答,一扭头发现某人面前多了块骨头,唇上还沾着作案残留的汁水,登时升了三个key。


“林彦俊!”


尤长靖端着碗冲过来:“你你你竟然偷吃!”


“……怎样?”


尤长靖盯着毫无愧色的林彦俊,又对这张过于符合自己审美的脸实在说不出什么狠话来,只好踩他一脚:“下次要等我一起吃!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林彦俊点点头,又夹了一只鸡腿,这次是放到尤长靖碗里。


尤长靖脸色微微缓和,刚要动筷子,被林彦俊的筷子敲开:“去穿鞋。”


尤长靖低头才发觉自己一直赤脚,动动脚尖,还是想先吃肉:“没差啦,又不冷的。”


林彦俊纪律严明,拿走他的碗,给他一个你自己看着办的眼神。


尤长靖撇撇嘴,三步并两步套上兔子拖鞋,抢回自己的碗同时吐槽:“幼稚。”


然而肉一进嘴就全面破功,憋不住的一脸满足,眉梢眼角全都吸满了水分绽开了似的。林彦俊看着眼前人的脸,忍俊不禁。


尤长靖的肉还在嘴里,忽然忘了嚼。


林彦俊还看着他:“怎么了?咬到花椒?”


尤长靖伸手,戳了戳林彦俊的脸颊,后者不明所以。


“再来一次。”


“……你搞什么?”


“再笑一下啦。”尤长靖端着碗坐到林彦俊面前:“喏,再笑一下这块鸡就给你吃。”


“……”


林彦俊不讲话,尤长靖看林彦俊一脸冰霜,心想,不知道上一个跟他玩这种幼稚游戏的人在哪里,这人笑起来酒窝明明很好看,为什么要藏着,又有谁看过。


尤长靖凑近一些,能清晰数尽那每一根长睫。


“不肯笑我就要亲你了。”


黑眸底色泛起微波,尤长靖却哈哈一笑闪开,一口吞掉筷子上的肉。


尤长靖一招得胜,有些忘形,狼吞虎咽几口后才察觉危险,抬头看时,林彦俊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对了。


尤长靖咳嗽一声:“你不要随便发 | 情。吃饭时间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不可以被打扰。”


林彦俊看他:“林超泽是不是要你节食?”


尤长靖心虚地加快了进食速度:“偶尔一餐没差啦,我也没有吃很多。”


想了想又补一句:“大不了多运动一下。”


说完脑子里有片刻灵光一现,仿佛哪里不对,又溜过去了。


林彦俊嗯了一声,拿起筷子。




尤长靖觉得,林彦俊很好地印证了男人的食欲与性|欲成正比这条坊间真理。从食量来看,林彦俊吃的起码是他的两倍。


而他此刻被人锢着侧躺在沙发上,被另一种欲|望风卷残云。他背后怀抱滚烫,额发全是汗湿,腿上一丝不挂地与男人的双腿交缠在一块,微微发抖,大约是兑现了自己几个小时前“多运动一下”的誓言。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他是话太多了,付出代价惨重。


他只希望这是终场,却害怕有人当中场。


“喂……”尤长靖小心地踢了踢身后人:“我碗还没洗。”


林彦俊扯过一条毯子,包住他不老实的腿:“明天会有人来打扫。”


尤长靖不满抿唇,刚刚他就是在洗碗时没提防背后埋伏,才戚戚失守。转眼就被人攻城略地,如今想来是被设计了。


尤长靖把玩着那人伸到他胸前的手指,不甘心地问:“你到底多大啊?”


“95……”林彦俊忽然想起什么,从他颈间探出头来:“你……”


尤长靖咬牙切齿:“不要怀疑,我02年的没错。”


话讲完,他只觉得枕在身下的手臂肌肉都僵硬起来。


尤长靖怀疑地回头,对上林彦俊茫然失措的脸。


“可你的资料明明……”


“我不是本国人嘛,为了报考L城的学校改了年份。”尤长靖平静地眨着眼睛。


他从林彦俊眼中读出一瞬间的慌乱,尽管男人努力隐藏,却在这一刻逐渐透明起来。


尤长靖终于确定这人比自己还小一岁,抱着他大方笑出法令纹。


“骗你的啦,我1902年的还差不多。”


林彦俊愣住,看尤长靖笑到耳尖泛红,猛地把人压到身下。


“耍我?”


尤长靖的笑声连串,停不住:“好啦,我的资料都是真的。让我耍一下又怎样?我嫉妒你年轻嘛。”


林彦俊低头咬那发红的耳尖,激起阵阵惊叫。这样厮磨玩闹没一会儿,尤长靖敏感觉察到某人某处抬头的危险迹象,忙一个翻身从沙发上滚下来。


“停了停了。”尤长靖做出休战姿势:“很晚了诶,我先洗澡了。”


尤长靖溜得一向迅速,很快哼着歌儿钻进浴室,熟练锁门。


他在花洒下唱歌,唱着唱着又想起林彦俊以为自己真的睡了未成年的那张震惊脸,忍不住哈哈大笑。可能笑声太大,隔墙惊动当事人,有人锤墙示警。


尤长靖笑得更大声了。


出来后才发现林彦俊已经去了另间浴室洗澡,或许是为了杜绝自己的噪音骚扰。尤长靖心情愉悦地拿出热牛奶喝,边喝边在厚重笔记本上写起来。


林彦俊出来时,尤长靖已经趴在床边困得直点头。见他出来,揉着眼睛叹气:


“你洗澡真是有够慢的。”


林彦俊上床,假装没看见这人身上显赫的花睡裤,目光落在床头的笔记本上。


尤长靖头还埋在枕头里,伸手一把将笔记本塞进抽屉:“工作笔记,小朋友不要好奇。”


林彦俊把人捞起来,拿眼光杀人。


尤长靖觉得自己血格已经告急,才听他开口:


“你很皮诶。”


尤长靖眨眨眼,笑容标准:“我敬业嘛。”


林彦俊盯着那对蜜色看了一会儿,伸手关灯。


“睡觉。”


寂寂黑暗中,尤长靖还能听见洞洞心跳声。不知是自己,还是身边人泄露的秘密。


他把窗帘拉得很紧,因为从小习惯睡觉时不见一点光。所以此刻不敢转身,怕被照亮,也怕被枕边的光源勾引。


追光扑火,是本能宿命。不见光算不算治标治本?他不清楚,也没考虑过。


“林彦俊。”


一片黑里,尤长靖轻声说:“有没有人说过你笑起来的酒窝很可爱?”


背后依旧呼吸匀长,没有人回答。


“你笑起来真的很帅,我很喜欢。以后多笑一笑好不好?”


还是没有回应。


“起码有我在的时候——”


长而有力的手臂把他拉进某个温热胸膛,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比往常轻,又如往常沉:


“我发现你真的话很多诶。”


尤长靖正要开口,被人捂住了嘴。


“才第一天。”那人打个哈欠:“你省着点吧。”


尤长靖嗯了一声,才被仁慈宽解。


这一夜尤长靖没有认床,很快入梦。


他梦见自己在做梦。一层又一层,梦比梦更深。过去的人事统统失了真,朦胧中只知道尽头处有人等他,走近了才知是面镜子。


他与镜中人对面,竟是素昧平生。


尤长靖恍然惊醒。


是有人拉开窗帘,天光漏进来了。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end

评论
热度 ( 29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