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长得俊】白鸽

星期五:

 
很开心 终于写乡村校园爱情故事了(?)

-

放学的铃声还没响完一遍就有穿着校服的学生拎着书包跑了出来,林彦俊骑着他的小绵羊掐着时间,刚好在五点整停在了一中门口。先头部队的几个人正讨论着什么,走出校门看见一身黑制服的林彦俊一个急刹车停下脚步,话也不敢再说,提心吊胆地和林彦俊对视了一小下,就赶紧小跑着离开。林彦俊看着那几个人的背影,说了声"切",继续单脚撑着小绵羊朝校园里张望。

几分钟后走出校门的人多了起来,一片统一样式的白衬衫,林彦俊摘掉了装模作样的头盔,纯黑色,上面凶狠地写着"制霸"两个字。涌出的学生没人敢走近林彦俊,大家默契地形成了Y字型,走出校门,然后在距离林彦俊几步的距离兵分两路。并不只是害怕林彦俊这个人,“白衬衫”历来就不敢招惹“黑制服”。

凡事总有例外。

林超泽走出教学楼,第一眼瞧见的就是大门口的黑色身影,他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尤长靖,虽然没什么表情却加快了步伐。

“干嘛又来?”

林彦俊没先回答尤长靖的话,皱着眉头盯着林超泽,企图用杀人目光逼退这位“外人”,林超泽恶狠狠地瞪了回去,这个几次三番来找尤长靖的“黑制服”。

"送你回家,你上次不是嫌没头盔么。"

林彦俊把挂在车把上的白色头盔拿了下来丢给尤长靖,上面还被甩了几滴彩色颜料。

“我们俩要去补习班。”尤长靖伸手指了下林超泽。

林超泽想,还不如就让他在校门口和林彦俊进行激烈的目光厮杀,看谁先倒下,总比现在这样好,他拽着尤长靖,尤长靖拽着林彦俊,三个人挤在小绵羊上,随时准备发生交通事故。


“这里哦?”林彦俊按着指挥把车停在了一栋三层小楼下面,“几点下课?那你吃饭怎么办?”

尤长靖把头盔还给林彦俊,“不告诉你。”

“那我就一直在这等着。”

尤长靖鼓着嘴,“7点就下课。”

林超泽第一次在校门口遇到林彦俊,还琢磨着是谁这么没事儿闲的去惹这人,没想到竟然是尤长靖。这个一脸凶相的人抱着头盔等尤长靖走到自己身边,换上了一副笑脸,说要不要去吃小馄饨。尤长靖自然没去,林超泽拉着他在校门口不停地问怎么回事,当事人买了碗炸豆腐吃得正香,回答说之前在早餐店拼桌坐面对面,可能因为我抢了他的醋吧。


尤长靖已经升入了高三,国庆假期学校意思意思给大家放了一天假,回来后每晚便加了三节自习,放学时间推到了九点半。小城没什么夜生活,因此林彦俊搞来的那辆二手摩托才在夜间格外引人注意。他还是戴着那顶黑头盔等在一中门口,看上去更像个来约架的问题少年。

尤长靖坐在后座,伸出两个手指捏着林彦俊的外套,“你这样真的很扰民诶。”

“哈?”林彦俊空出一只手去抓尤长靖的手指,让他搂住自己的腰,把油门踩得更深,“很酷好不好!”

尤长靖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留下他在家里和婆婆一起住,以前下课时间早还好,自从改了时间,每天九点一过,婆婆就要守在窗边张望。几天下来婆婆也找到了规律,听到楼下传来摩托车的声音,才会走到窗户边,同每天送尤长靖回家的高个儿小伙子摆摆手。


“叫朋友上来喝汤啊。”

“啊——?”

“我熬了排骨汤。”

尤长靖听清后回头征求林彦俊的意见,恨不得把酷字刻在脑门儿上的林彦俊手足无措地把头盔戴上又摘掉,“诶?我、好,好啊。”


餐桌上已经放好了两碗汤,林彦俊站在门口朝客厅方向鞠了个躬,问婆婆好。

“快坐下喝吧,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林彦俊拉出椅子,规规矩矩地坐下,汤里还放了玉米和山药,尤长靖已经在啃排骨了,林彦俊舀起一勺放到嘴里,立马竖起了大拇指:“怪不得感觉你现在下课时间延后结果还胖了一点哦,原来你每晚加餐。”

“屁啦!你才胖!”


李若天蹲在校门口食杂店的台阶上,叼着根吸管喝汽水,眼睛一直瞟着林彦俊,这人靠墙站着,抱着手机傻乐,一看就有问题。

“哎林彦俊,我看你最近不太对劲儿啊。”

“你没事老看我干嘛。”

“啧,兄弟么,不是你天天往人家一中跑,有啥结果没啊?”

林彦俊没搭理他,李若天嘴里念着“哎哟喂”站起来,伸长脖子看林彦俊聊什么呢笑这么开心。以为能看见秘密的聊天记录,现实却总让人失望。林彦俊只是在看手机相册,一张张翻过去,从排骨汤,到鸡脚汤、海带豆腐汤、猪肝汤等等等等。

“你看着汤汤水水的照片也能笑这么开心?”

林彦俊心想你懂个屁,“喝你的饮料吧。”


林彦俊比尤长靖低一年级,还拥有完整的法定假期与双休,高三生每周只有星期天下午有半天空闲。林超泽双臂像没骨头似的垂着,有气无力地跟尤长靖讲了声明天见,转身的瞬间突然发现和尤长靖一起离开的那个戴着鸭舌帽的乖仔其实是林彦俊。

“你车被偷啦?”

“谁敢啊,我拉着你运动运动好吧,每天窝在教室。”

他们挑了小路走,穿过两个小区后就是尤长靖的家。周末的下午哪里都是懒洋洋的,两个人慢悠悠地走,林彦俊稍稍歪点头,地上的影子看起来就像他和尤长靖靠在了一起。


小区里几个孩子在荡秋千,其中一个大概是没抓好,扑腾一下摔了下来,林彦俊小跑了几步过去,小姑娘哇哇地哭,没有哄小孩经验的林彦俊伸出双手帮她抹眼泪,第一反应是哭了就给她吃糖,于是开始翻口袋。尤长靖很快跟了上去,看林彦俊从外套里掏出了车钥匙、几张纸币和一个瓶装汽水的金属盖。

“哝。”尤长靖掏出了一块奶糖递到林彦俊手里,小女孩儿果然不哭了,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眨巴着眼睛对林彦俊说:“谢谢哥哥”,接着转向尤长靖,“和哥哥。”

尤长靖有些好奇,问林彦俊口袋里装个瓶盖干嘛。

林彦俊支支吾吾的,压低了帽檐回答道:“之前你买的。”

尤长靖没太听清,“什么?”

“就之前一起喝汽水,我把瓶盖留下了。”

嘭。



尤长靖和往常一样,送喝完汤的林彦俊下楼。夜里的风吹得尤长靖打了个寒颤,他看着林彦俊原地蹦两下,把外套拉链拉到了顶。

"你不用每晚都等我啊,现在这么冷。"

林彦俊单手抱着头盔,一只脚已经跨上了车,"我愿意等。"

"你没别的事情做啊?"

"追你最重要啊。"

尤长靖重复了一遍:"追我?"

"对啊,追你啊,不可以哦?"

"不可以。"

林彦俊像是早就料到尤长靖会这样回答,把头盔抛起来再接住,一脸"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回答:"我就要追,你管我。"

"我答应你,不用追了。"

啪嗒,又一次被抛起的头盔直接掉在了地面,林彦俊双手还保持着扔头盔时的姿势僵在半空。



林超泽觉得自己的好朋友最近有些神出鬼没,高三生都有免费的宿舍,为了节省时间,中午去宿舍休息一下就回到教室继续看书。尤长靖最近中午总是神秘失踪,不在床上,教室也找不到。林超泽找了个课间拉着尤长靖小声问,最近中午怎么都找不到你?

尤长靖端着保温杯小口小口地喝婆婆熬的健脑茶,听到林超泽的问题眯起眼睛笑得傻兮兮的,"我去谈恋爱诶。"

林彦俊的高中并不远,尤长靖在食堂吃完午饭,就带着书跑去找林彦俊。体育馆中午本来是锁着的,林彦俊偷偷配了钥匙,每天带尤长靖溜进去。

"immortal,喂林彦俊你很吵!"

林彦俊过去接住了从篮框穿过的球,跑到尤长靖身边和他一起坐在大大的软垫上,"这就是锻炼你集中注意力。"

尤长靖怼了他一下,"安静点啦!"

"那我可以亲你一下么?"

"不可以,你打球吧。"

林彦俊笑着推了下尤长靖的脑袋,坐在他身边拿起另一本习题册胡乱翻。


月考的榜单被贴在学校的大门口,尤长靖的名字高高地挂在榜首。大考之后班主任总要占用一点午休时间找同学谈话,虽然知道自己被找的可能性不大,尤长靖也不敢溜出去,只怕万一。

林彦俊脱掉制服,套着看不出身份的外套轻车熟路地翻墙,找到了尤长靖的宿舍楼,因为不知道是哪间寝室只好小心翼翼地趴在门上的小窗口看。

"你还跟那个人在一起?"

林彦俊放下了想要敲门的手,明知道不对,还是忍不住想听尤长靖会怎么回答。

"我考第一名诶。"

"我不是说这个,"林超泽犹豫着怎样开口,"以后呢,肯定会有比他更好的人啊。"

尤长靖盘腿坐在床上,"我知道啊,会有一天比一天更好的林彦俊。"

"尤长靖你真的很肉麻!"

坐在床上的人摇头晃脑,语气轻快又理所应当:"他就是很好,发光那种。"

光说还不够,又伸手做了个shiny shiny的手势。


林彦俊最终没有敲门就回去了。

下午上课前他找到了全校第一名,是个当初因为发高烧少考了一科不幸"沦落"到这里的优等生。林彦俊面色严肃地走到那人面前,递上了课本,"请问,可不可以帮我画一下重点。"

"你你你你干嘛?"

"还能干嘛?"

优等生推了推眼镜,难以置信地问:"不会是要找我补习吧我真的没有时间。"

林彦俊掏出手机,找出尤长靖考第一名的榜单举到那人面前,一字一顿:"看见没有,我、男、朋、友!我就画下重点有人给讲的好不好!"


林彦俊其实就是想炫耀一下,他当然不会去耽误尤长靖的时间。即便如此尤长靖也察觉到林彦俊有些不太一样,"你最近不会是画眼妆了吧,为什么黑眼圈好像更重了?"

林彦俊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步迈两个台阶地跑下楼,先一步到了平台站着等尤长靖,"熬夜学习啊,和第一名谈恋爱累死了。"

尤长靖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睁大了眼睛问,真的啊?

"骗你干嘛,到时候拿成绩单给你看。"

林彦俊凑近了一点,伸出一只手轻轻扶住尤长靖的后脑勺,"可以奖励一下了吧?"

"我还可以说不可以么?"

"不可以。"

林彦俊说完把尤长靖拽下台阶搂进怀里,低下头吻了上去。



林彦俊也能看见你么?

尤长靖躺在床上望着天上的星星,细微的、汹涌的、隐秘的、昭彰的,林彦俊带给他的所有温热与快乐,在这一刻看见一颗星星,都会开始祈祷你也在望着同一颗,然后与星光一起入你的梦。


"你昨晚有没有梦见我?"

第二天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尤长靖开玩笑地问。

林彦俊把醋推到尤长靖碗边,"什么样才算梦到你,我只要看到你就觉得活在梦里。"

"啧!就你会说!"



林彦俊又换了辆摩托车,这次的车身上涂着一个大大的J。

尤长靖围着它绕了一圈儿,指着那个字母,"林彦俊哦?"

"是尤长靖。"

是我们俩。林彦俊拍了拍后座,让尤长靖坐上来,"夏天的时候用这个载你去考试。"

然后我会再一次追上你。



End.


努力努力再努力本人
这一段要备考 没办法每天25小时追星 对两位🍬🍬施咒 立刻一起出道


评论
热度 ( 440 )
  1. 外冷内2星期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