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长得俊】越冬(上)

轱辘转:

*监狱au,超能力au


*有血腥黄暴,不傻白甜,ooc,慎入!


*换了个文档排版好像变了……


————————————————————————————


狱警像赶羊一样挥舞着警棍,不耐烦地扯着嗓子喊:“赶紧回去,回去!”


穿着囚服的人小声嚷嚷着走进自己的房间,狱警把铁门“咣当”一下关上,电子锁卡进凹槽,发出刺耳的声音。


“警官,今天有新人来吧。”隔着铁栏杆,一个犯人嬉皮笑脸地说。


狱警根本没有抬眼看他,把门关上,冷冰冰地说:“独眼,要是像上次一样出人命……”


“那哪能啊,上次还不是那兔崽子身体太弱了。”犯人立马接话,左眼上的金属眼罩黑洞洞地透着欲望的味道。


那人声音很大,旁边牢房的林彦俊微微皱起眉毛,低头看了看脚上和手上的镣铐,不禁一阵烦躁,索性躺到床上闭目养神了。


晚上八点,安静的监狱像是音响被突然打开了开关,闹哄哄地把浅眠的林彦俊吵醒。他睁开眼的瞬间就把身体的肌肉绷紧,整个人像张拉满的弓,随时会把弦上的利箭射出去。


眼睛扫过整个牢房,林彦俊最终放松下来。持续的吵闹勾起了好奇心,他坐起来走到栏杆前,看见新人穿着辨不出颜色的囚服,抱着洗漱用品排着队走进来。


林彦俊把视线落在队伍中的一个人身上,显然,这比平时“迎新”要更加不堪入耳的声音,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


那个人个子有些矮,一头稍显凌乱的黑发下面,是一双比水珠更加湿润明亮的眼睛,此时怯生生地看着地下。脸颊上的肉让他显得无害而可爱,嘴唇抿在一起像受惊的兔子。


林彦俊多看他几眼,不禁挑眉,眼里落满了兴致。


小个子被狱警带着走过独眼的牢房时,独眼就像个发情的狮子,攥着栏杆拼命把身子往外挤,舔着嘴唇道:“小兔子……”


小兔子瞪着眼睛,惊慌地快步往前走。


林彦俊坐在床边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阴影遮住他的半张脸,像破碎的面具,而另一边接受光明的眼睛,真真切切地看见了小兔子囚服上的名字。


尤长靖。


++


尤长靖坐在食堂的角落里喝粥,粗糙的杂粮拉扯着喉咙,可他却来不及在意,因为背后那道视线实在太过灼热,而且带着浓浓的恶意。


早饭结束,尤长靖不动声色地往车间走——这是囚犯每日必做的劳动。果然在经过一个无人注意的拐角时,他被后面的人一下子按在了墙上。


“你……你要干什么?”尤长靖挣扎着回头,看到那人左眼戴着眼罩。


小兔子的惊慌失措愉悦了独眼,他凑近墙上的人,低声道:“干你啊。”


尤长靖脸色顿时煞白,倒是衬得嘴唇像鲜血一样明艳。独眼喉头一滚,手就往他脸上摸,却不防被小兔子咬了一口。


“啪”地一声,一记耳光打在了尤长靖脸上,那里立马就肿起了五指印。


“乖乖的。”独眼威胁道。


尤长靖闭着眼睛靠在墙上,刚刚的耳光让他头昏脑涨,只能咬着牙任由那人把手伸到下体揉捏。


不远处走廊天花板上的灯因为年久失修闪了一下,不到一秒的黑暗过后,两个人已经换了位置。


尤长靖摸摸自己发麻的脸颊,小小地“嘶”了一声,而后垂眸冷漠地看着地独眼捂住下体躺在地上。


“你等着!”独眼龇牙咧嘴,脖子上的青筋爆了起来。


尤长靖突然转身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冷声道:“谁?”


一个人从拐角闪身出来,脚镣拖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林彦俊。尤长靖扫了一眼他胸前的名字,眯起眼睛道:“你看见了?”


林彦俊懒懒地回答:“没看见。”


“林彦俊,你……”独眼还没说完,就被林彦俊一脚踢晕,彻底闭上了嘴。


尤长靖不由得多看他几眼,然后不动声色地面朝墙退了几步,不带半点犹豫地狠狠撞了上去。


林彦俊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眼里的兴趣更浓了。


几秒钟的眩晕后,尤长靖扶着墙站直,接着下意识地往额头上摸了一把,满满一手的墙灰和鲜血。他回头,看到林彦俊靠着墙看着自己,皱眉道:“你没走?”


林彦俊眼睛扫了他的伤口几眼,然后拖着镣铐“哗啦啦”往前走去。


尤长靖抿着嘴唇想了想,最后选择默默地跟在他后面。


++


有时候缘分就是天注定的,尤长靖和林彦俊两个人正巧一前一后都进了四号车间,自然是吸引了囚犯们明里暗里的眼光。


林彦俊往后瞥了一眼,嘴角轻微上扬,然后晃晃悠悠地走到领工具队伍里。尤长靖也跟着走过去。


钻孔的机床比尤长靖高了半个头,他艰难地操纵着笨重的机器,不一会儿额头就布满了汗水,蛰得伤口隐隐作痛。


林彦俊漫不经心地敲着钉子,用余光看到从外面进来一个狱警,和门口监督的人聊了几句,然后径直往这边走来。


“都停一下”,那狱警吹着刺耳的哨子,凶巴巴地问:“谁打了独眼?”


沉默在房间里蔓延,然而囚犯灵活的视线却一点也不“沉默”。狱警顺着大多数人的视线把目光落在林彦俊身上,心里一阵发怵,不情愿地开口:“林彦俊?”


林彦俊刚把手摊开想否认,就听见尤长靖的声音颤抖着传来,却偏偏能让所有人都听见:“是我。”


林彦俊望过去,看见尤长靖低头绞着手指,不时偷偷看上自己一眼,再配上他额头糟糕的伤口。要不是林彦俊知道真相,连他都快以为这小兔子真的是个十足的受害者了。


“警官……”林彦俊开口。


尤长靖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大脑高速运转已经预想出接下来的数种情况。


“这种事没有必要让我们停下来吧”,林彦俊把重心换到另一只脚,“进度完不成,我们吃不了饭的。”


囚犯们经他一说才反应过来,纷纷附和。而尤长靖则松了一口气。


狱警窘迫地吹了声哨子,只不过之前的气势消失殆尽,只留下一句“别偷懒”就离开了。


枯燥的牢狱生活成为八卦生长的绝好土壤,仅仅一个上午,“林彦俊为尤长靖大打出手,还呛声狱警”的消息已经在囚犯之间传遍了。


尤长靖单独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吃饭,对面突然走过来一个人大喇喇地坐下,他抬头看到来人,不耐烦地问:“你有事?”


林彦俊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嘴角咧开笑意却未达眼底:“用完我就扔?”


周围是发现两个人坐一桌的犯人的窃窃私语,尤长靖不敢有什么动作,烦躁地皱眉:“你想要什么?”


林彦俊把盘子里唯一的肉夹给他,而后起身凑到他的耳边:“想要你。”


尤长靖瞬间握紧筷子,咬着牙忍住把饭菜盖在他头上的冲动,端上盘子飞快地逃离了他。


林彦盯住他慌乱又带着怒气的背影,愉悦地勾起嘴角。


++


午饭只吃了一半的尤长靖整个下午都在与饥饿作斗争,在听到肚子又一次发出声音后,他又诅咒了林彦俊一遍。


好不容易到了晚饭时间,飘着几粒米的水让他对林彦俊的憎恨又多了几分。


尤长靖闷闷不乐地回到牢房,盘着腿坐在床上发呆。过了一会儿,他听到狱警吹哨提醒熄灯睡觉,于是翻身躺下。灯被统一关掉,监狱陷入黑暗中,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尤长靖,起来。”狱警打开电子锁走进来。


尤长靖支起身子,有些疑惑:“警官,不是休息时间吗?”


狱警翻了个白眼,直接一棍子就打在他的肩膀上:“我让你起来!”


半个身子都蔓延着疼痛,尤长靖把闷哼咽到肚子里,艰难地从床上下来,然后就被狱警推着走到另一个牢房门口。


“进去。以后你就睡在这里。”狱警把他推进去。


“谢了,警官。”有些熟悉的声音从床上传来。


尤长靖警惕地看向声音的来源处,绷紧着肌肉一步步走近,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林彦俊。



越冬(中)

评论
热度 ( 7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