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用于把喜欢的文存档,不会删除

© 立青俊QvQ
Powered by LOFTER

相亲相到前男友怎么办

你要吃哪块小饼干:

或许你们看出了我要烂尾的迹象了吗


#逃不出的结局#


最近肾虚,开不动车了


等我下个星期考完试来完结


ooc


 


 


 前文:联谊  聚会


 


 


员工餐厅内,尤长靖对着餐盘唉声叹气。


 


“你怎么了,你平时见到鸡腿啊红烧肉啊,不会是这种反应。而且你最近总是迟到,上班瞌睡,黑眼圈这么重我还以为你大熊猫成精了。”陆定昊一边说一边夹走了他盘里的一块红烧肉,见他没反应又夹了一块,“你是不是失恋啊,上次的热情女郎把你甩了?”


 


尤长靖两眼无神,去够桌子上的咖啡,被人抢先一步换成了牛奶。


 


林彦俊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皱了皱眉,放到自己手边,“胃不好就少喝咖啡。”


 


“所以我说,你们两个是同学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卖点什么小道消息联系方式什么的给我们部门花痴你的小女生,小赚一笔,还能给你们分红,多好。”


 


自从林彦俊上个星期离开他家,尤长靖本以为他能像一个多月之前那样过着安稳日子。谁年轻的时候没约过炮呢。 


 


但是陆定昊上次看到了他的聊天记录,知道了他们是高中同学,硬是在某天中午绕了大半个餐厅找到林彦俊,说是帅哥资源不能浪费,多一个是一个。


 


从那以后,林彦俊天天中午都坐在他边上吃饭,先不说林彦俊本人有多危险,偶尔有那么一两束热切的目光拐着弯越过他到达林彦俊,他就觉得和林彦俊脱清关系就难上一点。


 


比如说下午又有人来找他,请他帮忙约一下从来不通过好友申请的林彦俊。


 


尤长靖不情愿地掏出手机,给林彦俊发了条短信:丽丽说周末想请你去喝咖啡


 


林彦俊秒回:你小名叫丽丽这件事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尤长靖在心里比了个中指,挂上职业假笑,转过身对一脸期待的小姑娘说:“不好意思啊,林彦俊周末没空。”


 


尤长靖关上电脑准备下班,临走前看了眼日历,差不多两个月没回家看父母了,想着晚上吃完饭得打个电话,母上大人的视频邀请就发了过来。


 


“儿子你黑眼圈那么重,是不是想我想的啊。”


 


尤长靖抱着一升的牛奶窝在沙发上,“没有,工作忙而已。”


 


尤妈妈听了反倒来劲,“那正好,我跟你爸昨天去棋牌室打麻将,新认识的麻友,他们夫妻小孩也还是单身,我都给你定好什么时候相亲了。”


 


尤长靖一口奶喷到屏幕上,拍了拍受惊的小心脏,“我说了我不喜欢女孩子的,你别想着……”


 


“我知道啊,人家女儿还在读高中,你瞎想什么。我给你们安排了非——常合适的约会时间和地点,票我都定好给你寄出去了。你不要放人家鸽子。”


 


尤长靖拿餐巾纸擦干净手机屏,迁就着说好好好,一定去。


 


“我给他们看了你的照片,可喜欢你了。”


 


尤长靖回忆起上次他妈妈说要给他介绍个对象,传给他一张照片,害得他晚上做噩梦不说,第二天还长针眼。尤长靖害怕得摇了摇头,驱走记忆里那张可怕的脸。希望他的母上大人眼光在这大半年里有质的飞跃。


 


尤长靖隔天就收到了快递,撕开封口掏出两张门票。


 


尤长靖除了很小的时候去过儿童乐园,坐了一次青蛙跳被吓得半死之后抓着妈妈的袖口死活不松手,剩下的时间全耗在旋转木马上,在那之后再没有机会去过。


 


尤长靖第一次和林彦俊提起要去游乐园的时候还被他嘲笑幼稚。


 


高考结束他躺在林彦俊家的沙发上,头枕在林彦俊大腿上,怀里抱着大包的薯片看林彦俊挑的文艺片。


 


尤长靖对电影没什么兴趣,嘴里塞了薯片说话含糊不清:“你们家保姆怎么不在。”


 


电影正演到高潮,林彦俊目不转睛盯着电视屏幕,一只手玩着尤长靖的头发打圈,“不知道,前两天突然辞职了。”


 


“还好辞职了,不然我今天还来不了。”


 


林彦俊抢走他手中的薯片,扔到他够不到的单人沙发上,“少吃点零食,等会就吃中饭了。”


 


“你做饭吗?”尤长靖舔了舔手指上残留的调料粉,被林彦俊抓住,用餐巾纸仔仔细细擦干净。


 


“别想偷懒,你来打下手。”


 


尤长靖拍掉捏他脸的手,开始看还剩四十分钟的电影。


 


“林彦俊”


 


“嗯?”林彦俊低下头去看尤长靖。


 


“我也想去游乐园。”电影里的主人公在不能称作游乐园的小公园约会,让尤长靖埋在心里的游乐园之梦再次破土而出。


 


林彦俊一脸得意从靠垫后面变出两张门票,尤长靖伸手就要去抢,林彦俊胳膊一伸直他就够不到。尤长靖扯着林彦俊的手臂,嘴里念念有词,“你快给我。”


 


“没有奖励之类的吗?”


 


“林彦俊~”


 


“除了撒娇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吗,好失望哦。”


 


尤长靖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还没说出口先羞红了脸,“我比你大诶。”


 


“那真是太可惜了。”林彦俊玩味地看着他摇摇头。


 


尤长靖纠结得玩着手指,目光重新投回电视屏幕,“…哥…哥哥。”


 


“太轻了我没听清诶。”


 


尤长靖想起身打他一顿,林彦俊就笑着弯下腰吻上来。尤长靖闭上眼,心想正午的阳光真刺眼啊。


 


门票上的日期是周六,就是明天了,于是尤长靖难得做了一次皮肤护理。


 


不知道为什么尤长靖当天晚上怎么数绵羊都睡不着,第二天两个闹钟都没有把他吵醒,睁开眼发现快要十点了,急匆匆收拾好出门。


 


周末游乐园人很多,尤长靖在在门口张望着,才突然想起自己没有照片没有联系方式,是要用脑电波或者心电感应来找人还是怎样。


 


刚摸出手机打算痛斥一下自己不靠谱的老妈,肩膀被人揽住,“昨天晚上太兴奋睡不着,今天迟到了吧。”


 


尤长靖手上的动作顿了顿,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游乐园门票可以拍死人吗?好像不可以,太可惜了。


 


“走吧,开馆好久了。”


 


林彦俊很自然地牵起他的手往人群钻,为了不走散把他握得很紧。尤长靖恍惚间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十几岁的少年,约定好了在游乐园门口见面,迟到了也没关系,他可以一直等下去。


 


“想玩什么?”


 


“过山车。”


 


“尤长靖你变坏喽。”


 


“那内心甜美的林彦俊想先玩旋转木马吗?”


 


事实证明男人没有在怕的,林彦俊陪着尤长靖坐了他想尝试的所有高空项目,但结果是可怜兮兮坐在长椅上,等着尤长靖买冰淇淋回来。


 


尤长靖坐上长椅上舔着冰淇淋,对林彦俊说:“你这样很不OK,要是我们公司的小姑娘看到了,一定会立刻脱粉。”


 


林彦俊休息够了,看了看不远处,觉得是时候找回他的尊严了。


 


“打个赌,如果我拿到大奖,到今天结束都听我的,怎么样?”


 


“十发中九发,那你加油喽。”尤长靖把最后一口冰淇淋吃完,脸上就写着“我不信”三个大字。


 


林彦俊第一枪就打偏了,尤长靖在边上鹅鹅鹅地笑。


 


然后他就笑不出来了,随便一个大男人抱着玩偶走在路上都会笑不出来的。


 


尤长靖愿赌服输,照着林彦俊的流程走到最后一项。


 


两人坐在电影院,整个放映厅只有前排坐了几个人,然后就是他们,坐在正中的情侣座。


 


“你妈真会挑片,还是午夜场。”


 


尤长靖被林彦俊喷在他耳边的呼吸弄得有些痒,缩了缩脖子反驳:“你怎么就知道不是你妈挑的呢。”


 


电影里的悲情男二,尤其还是爱着男主的悲情男二,看得尤长靖鼻子一酸,泪点一向很低的他眼眶有些红。


 


林彦俊摸了摸口袋还没找到餐巾纸,倒是找到了别的好东西。


 


“你…你干什么。”


 


尤长靖缩在角落里,林彦俊越靠越近,然后感觉到自己的头发上夹上了什么定西,用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


 


“你什么时候买的!“


 


“游乐园你去洗手间的时候,纪念品商店买的。”


 


“!你…你这个人真的很难控制。”


 


带着兔耳朵发夹的尤长靖凶起来也软萌萌,瞪着林彦俊。他心上的兔子在乱跳。


 


林彦俊手撑着隔板,挡住了尤长靖的视线,“还没过12点,下午的赌还算数吧。”


 


“算…算啊。”林彦俊现在的状态让尤长靖觉得有些危险,目光躲闪,偏过头干脆闭上眼视死如归。


 


 


 


hey you hey you hey pick me


 


 


 


在林彦俊将要挺身进入的瞬间,尤长靖睁开眼。把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还好,睡衣还穿在身上,家中无不明物体。


 


就是这场春梦不太令人满意。


 


翻了个身,顺手抓过枕边的兔子,摇晃着玩偶,“我昨天没有醉,林彦俊也没有醉,我们为什么接吻了?”


 


尤长靖昨天晚上在结束那个忘情的拥吻之后找回了一丝理智,推开林彦俊撒腿就跑,期间还撞到了一个问他需要什么帮助的安保大叔,他连连摆手在安保大叔奇怪的注视下跑出了电影院。回到家才发现,林彦俊夹在他头发上的兔耳朵还没摘下来。


 


尤长靖冲了个澡出来,看到放在洗手台上的兔耳朵发夹,手指抚上下唇发呆。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到房里拿出了他藏在床下的铁盒。


 


盒子有些生锈,尤长靖开到一半又把盖子摁了回去,扔在了床头柜上,关灯睡觉。


 


尤长靖抱着兔子在床上来回滚了两圈,一看手机发现已经十二点半了。慢悠悠爬起来,看了眼一床头柜上的铁盒觉得有些不顺眼,又扔进了抽屉。


 


尤长靖踩着点打卡上班,屁股还没坐热,林彦俊抱着前天游乐园赢来的玩偶来找他。


 


“你的,前天忘拿了。”林彦俊把玩偶往尤长靖办公桌上一摆,大家都好奇地探头张望。


 


陆定昊今天上班遇到点麻烦,推开门就大喊“尤长靖你周末相亲怎么样了”,生怕办公室有谁没听到。


 


尤长靖涨红了脸,抓起玩偶就往陆定昊脸上扔。


 


呵,他尤长靖今天也不会承认他还喜欢林彦俊的。




后文:面基

评论
热度 ( 1314 )